字里科技

数码身后事

数年前有位朋友危疾末期,那段日子我久不久便上他的WhatsApp帐户,看看他是否在线,若是离线又是离了多久。相信很多人也有过我对病重亲友这样忧心忡忡的经验。

要来的终于来了。那天我收到一个从他帐户发出的讯息:「我是他太太,我丈夫刚过身了。」

2017年脸书的用户人数首过二十亿,那一年世界人口的死亡率是7.617(一千人中有7.617人死亡),即是说那年大约有一千五百万脸书的用户过身,最少一千五百万个帐户自此沉寂下去。深埋在脸书等社交媒体的伺服器里的,还有海量的文字、相片及其他有商业价值的数据。

继承法并不适用于数码遗物,后者属社交媒体的资产,不能指定由谁来继承。而社交媒体往往以私隐为由,拒绝死者家属或朋友要求取回帐户中的资料。但其实一个人死后,私隐权也及身而止。

脸书的用户其实可以指示脸书在其死后把帐户永久删除,或是委任一名遗物管理人,负责更改设定、编辑内容及决定谁可浏览∕留言等。脸书得悉用户过身,帐户会变成一个「追悼帐户」,已经成为朋友的,可继续浏览上面的内容或留下悼念之词,但除了遗物管理人外,无人再可登入或更改里面的内容。脸书的某些功能如广告、「你可能认识的人」和庆生提示等,也不再适用于这类帐户。

朋友过身后我没有再上过他网路上的帐户,我宁愿到他墓前拜祭。可能我还未接受事实,怕重见那些笑脸,重读那些留言,特别怕听到语音讯息。我也没有把他的帐户删除,就让它既存放云端,也藏在心中。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41期(2019年8月)

标签
社交媒体 数码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