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告别那些年的一些玩意儿

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投身职场的,必会记得甚至拥有过一部传呼机。据估计1996年单是日本便有一千万传呼机用户。

今年10月1日,日本最后一个传呼机服务商停止运作,传呼机这玩意终于进入历史,之前据说用户只剩一千五百人。

其实传呼机的衰落早于本世纪伊始,其传讯功能早被手机和社交媒体取代。现在使用这部小盒子的,多是医院内工作的医护人员。英国国民保健系统便有十三万员工使用,但听闻也有计划2021年前逐渐淘汰。

我对现代资讯科技比较慢热,从未拥有过一部传呼机。在手机市场还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天下,当手机还是身分象征多于日常用品的时候,我还在抗拒与别人connect,直至后来当上律师为止。

成长路上,碰上音乐开始个人化。我那一代年轻人出国留学,行李里找不到一本辞典,却总少不了一部卡式录音机。到了研究院岁月,卡式机与唱带让路给「随身听」和音乐光碟。音乐愈发个人化,机与碟的体积便愈小,最终完全消失。今天,我们找不到唱片、唱带或光碟,听音乐只要串流便可以了。

家庭影视也渐渐给搬上云端。现在很少人还在买或租影碟看,串流便宜及方便得多。寻常家里尘封的一盒二盒VHS,记录了不少人的喜庆和温馨时刻。但宝箱虽在,开启的钥匙却好像丢失了。

VHS已早于2008年在美国消失。日本人比较念旧,不轻易放弃过时事物,要等到2016年7月才为VHS奏上安魂曲。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45期(2019年10月)

标签
传呼机 手机 社交媒体 卡式录音机 串流媒体 科技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