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近视终结者

任卓升守护灵魂之窗

任卓升医生 <em>(Photo by Eric Sin)</em>

去年10月,香港十大杰出青年选举结果揭晓。八名得主中,中大人占其四,当中包括眼科及视觉科学学系副教授任卓升。他的工作地点在香港眼科医院,坐落在豪宅名校林立的九龙塘;他的童年也是在九龙塘度过的,但当时居住的「模范村」并非深宅大院,而是一处为安置迁徙居民而开辟的木屋区。

从父母身上他学会勤劳的美德。妈妈是街道清洁工,任卓升常带妹妹和孪生弟弟到她工作的地方帮忙清理垃圾,让她早点下班;也会在家中和妈妈一起加工锁匙扣,帮补家计。「日子虽然清贫,但充满快乐的片段。」当烧腊师傅的爸爸全年只有年初一那天休息。「所以我现在也没有上班和下班时间之分。全身心投入工作在我家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

任卓升(右二)童年时一家五口虽然过得俭朴,但其乐融融

他学习非常用功,从初中开始每晚念书至凌晨三点。「聪明与否,自己决定不了,但努力与否是可以掌控的。」他考上港大医学院,毕业后成为东华东院的医生。他选择眼科为其专科发展方向,因为「黑暗可以比死更令人恐惧。眼科医生能助人从黑暗走进光明,很有意义。」

他继而把事业重心放在小儿眼科。八岁前是眼睛发育的黄金期。在这段时间矫正眼疾,视力可望完全恢复;倘若错过了,视力很可能永久缺损。「小朋友能看清这个世界是基本权利。我不希望任何孩子因视力问题而影响学业和前途。」

在公立医院行医七年后,他开始不满足于只是治病开药,更希望透过研究,寻觅崭新的治疗方案,推动医学发展,于是在2012年加入中大医学院,专研小儿近视。他解释,近视的后果绝不止视力下降。「近视者的眼球变长,犹如一部相机被拉长,里面的菲林被扯薄,拍出来的照片就有问题。同理,深近视的孩子步入中年和老年,患上致盲眼疾如青光眼、黄斑病变、视网膜脱落的风险极高。」

任医生更指出,即使现时医学昌明,激光矫视等技术可去除近视度数,改善视力,但其实并不能还原已被拉长的眼球,近视并发症风险仍然潜伏。控制近视发生、避免眼球被拉长,必须把握儿童阶段眼球发育的黄金期。

2018年中,他带领团队研发出用低浓度阿托品眼药水治疗近视,已成为全球目前最有效控制儿童近视的方法。阿托品控制近视加深的功能早为人知,但传统的阿托品眼药水浓度为1%,会令瞳孔扩张,引致畏光、看近物模糊等副作用。任医生的研究证实,浓度稀释至0.05%的阿托品眼药水副作用大大减少,且疗效依然保持在能令近视加深速度减慢近七成。

具体而言,倘若小孩六岁出现近视,通常每年加深约一百度,十二岁就已达六百度,迈入深近视之列。使用低浓度阿托品眼药水能控制每年只加深约三十度,成年以后也就维持在二三百度近视,不足为患。

团队现正展开第二阶段研究,探讨使用低浓度阿托品眼药水能否预防近视于未然。「倘若父母均患深近视,子女患近视的风险为常人十二倍。第二阶段研究期望为尚未近视的高危群组小朋友及早预防近视。」看似简单的滴眼药水动作,足以为下一代注入终生受用的视觉幸福。

他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在贫富悬殊的香港,基层儿童常因父母忙于糊口,疏于照顾,导致延迟发现眼疾,错过治疗黄金期,视力永久受损。「我也是基层出身,明白如果给予基层小孩适切的保护和栽培,他们也能拥有光明的前途。我希望为他们做点事,所以开始投入社区服务」。

于是他发起全港儿童护眼服务计划,每逢周末在中大眼科中心免费为学童详细检查眼睛,自2015年起已服务超过二万个基层家庭。参与计划的医生、护士、视光师、医科生,全是受任医生一腔热诚感动而前来帮忙的义工。计划获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青睐,捐资四千四百万元,用以增添仪器与人手,受惠者倍增,计划也正式命名为「中文大学赛马会瞳心护眼计划」。

任医生每逢周末免费为基层学童检查眼睛

对于成年人的眼睛保健,任医生有以下建议:第一,遵循30—30—30法则:每阅读三十分钟便要休息眼睛,远望三十英外的景物三十秒;第二,阅读时,手机或书本应与眼睛保持约三十厘米距离,看平板电脑则距离四十厘米,桌上型电脑则为五十厘米;第三,阅读环境须光线充足;第四,多眨眼,眼干时可以滴不含防腐剂、独立支装的人工泪液,但倘若眼干眼红持续就必须求医。

任医生也是亚太小儿眼科医学会秘书长,代表香港推动小儿眼科在亚太地区发展,亦担任二十多个国际眼科事务岗位,组织团队到柬埔寨、印尼、四川、新疆、云南等地,提供医疗服务。

任医生以亚太小儿眼科医学会秘书长身分推动小儿眼科在亚太地区发展

在杰青获选人的介绍资料中,任卓升在「最能代表自己的物件」一项填上「锁匙扣」。他解释,锁匙扣除了是自己童年的缩影,还象征他最大的心愿:「要成就一件事,就好比打开一扇门。我并非天资聪颖,未必能成为开门的锁匙。但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连结,像锁匙扣连结不同锁匙那样,聚集社区人士、义工、医生、赞助方、政策制定者等等,合众之力,让近视有一天从地球上消失。」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49/550期(2020年1月)

标签
任卓升 眼科医生 小儿眼科 近视 中文大学赛马会瞳心护眼计划 香港十大杰出青年 中大眼科中心 眼科及视觉科学学系 医学院 亚太小儿眼科医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