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大块文章

天成定合成?

人工智能──「工」的味道愈减;「人」的味道愈浓。读关于周博磊教授的研究,我们知道电脑如何从数据中辨识从而认识可寻模式。愈来愈多技能可以被算式学习;愈来愈多工种落入机械人手中。我们花多少中小学岁月学懂写作,机器何时也会执笔为文?

答案是已经在写了。笔者在北美长大的亲戚只会读和写英文,但近年藉Google Translate科技,中文餐单已是不成字障,而在WhatsApp也会传来中国文字。机器翻译其实离我们不远,中大的翻译科技研究中心成立于2006年,致力把科技应用在语言翻译的研究,兼研发电子语料库和数据库科技,长期执专业领域牛耳。

自动内容制作在新闻业其实并非甚么新鲜事,据闻彭博大约三分一的内容都是AI制作出来的。AI软件可以即时从刚发表的财务报告中撷取相关的数字资料,然后以文字报道形式誊写出来。其它具公信力的传媒机构如美联社和《华盛顿邮报》,都用上机器来生产财经或体育等消息。

那么知书识字之后,机器会否进化到有文学创作冲动?曾任奥巴马政府写手的Ross Goodwin,一向致力应用神经脉络技术于诗歌、剧本等文艺创作上。2017年3月,他带一部手提电脑,驾一部卡迪拉克轿车,从纽约市一直开到新奥尔良市。

他的电脑接上几个传感器,分别是作为千里眼的录像镜头,作为顺风耳的收音器,加上全球导航系统。开到新奥尔良市一路上收集到的视像、声音及地理数据,经电脑中的AI化成文字语句列印出来。Goodwin并不加以增删,原封不动地刊印成一部公路小说,书名为1 the Road

这部由AI写出来的小说,头一句的意思是:「那时是早上九点十七分,屋子里很沉重。」这一句虽然没有《安娜·卡列尼娜》或《双城记》的头一句那么隽永,但究竟是来自灵感还是算式,则很难说得准。

TC
 

标签
人工智能 翻译 文学 翻译科技研究中心 周博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