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舞一支自我的法兰明高

谢岭云以法律守护艺术

M+博物馆开幕后十日的清冷早上,笔者往那里访问谢岭云。她从M+大楼对面的修复保管中心走来,素净的立方建筑,嵌有一排黑框玻璃窗,森美餐厅的霓虹牛和「憽弚雀耍乐」招牌,隐现其中。「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我们是离藏品最近的人。」谢岭云直爽解释。现为M+藏品管理专员的法律系毕业生,有小女孩的天真率性。谦厚心性和稳重处事,来自自小培养和严格要求。父亲是见多识广的地理教授,是中大首位取得蚬壳奖学金,于六十年代赴英修读博士的优异生,母亲情迷音乐,又任职国泰,小时候的谢岭云,逢长周末就跟父母飞到外国自驾游,看旅游书上没有记载的风光人物。

「你去不同地方,接触不同文化,见到香港没有的东西,会发现有好多事值得知、值得学。那时经常去西班牙,那是热情奔放的文化,有七彩缤纷的艺术。我之后学西班牙语,在中大也有修读;我和父母亦喜欢看古迹,其后读考古学,或许是这个原因。」她回忆。

中小学就读拔萃女书院,小学就被同学选为优秀学生,除学业外,投入马术、投球、跳舞、演出和执导话剧、竖琴、画画和外语,样样皆精。到上大学,兴趣广泛的精英女生,不知该报甚么科目,请教长辈,得悉法律是理想的基础知识,可以锻炼思维,应用在不同行业,预科时就读的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又常讨论人权和政策议题,想加深认识的谢岭云,一心向法律迈进,最后于2007年入读刚成立两年的中大法律学部

「IB课程修读戏剧,选法律,有没有放弃艺术的感觉?」笔者问。

「艺术是兴趣,而且,本科的学习并不是教育的终结。我矢志深造,且一直相信读法律会帮助我对艺术作出特别贡献。」艺术之于法律高材生,是莫失莫忘的追求。本科毕业论文,谢岭云探讨创作自由的界限,2012年,获百万利黄瑶璧奖学金往牛津留学的她,在第一年的「民法学士」法律硕士课程,认识曾为律师、专治原住民文化遗产的澳洲教授;第二年,她随他到考古学院,成为他与另一名考古权威的唯一学生,专修文化遗产法。

出席牛津基布学院舞会<em>(受访者提供)</em>
牛津考古学研修硕士毕业,跟父母合影<em>(受访者提供)</em>

「这是深刻的启蒙,法律跟艺术息息相关,讲文化遗产,离不开世界不同地方的盟约,怎样去管理文物的流动,以前将两者合并的梦想是真实的。香港历史较短,文化遗产争议较少,但在外国,这是人们自小耳濡目染的课题。」谢岭云说。「我想我的老师也很开心,有读法律的人对这题目有兴趣,他们栽培我的心机,给我莫大鼓励。」

谢岭云的师缘,源自受教,学问和知识,不是为塑造一个尊贵身分,而是意识到须在广阔世界谦卑自己,默心耕耘,用能力守护心爱的人和事物。2014年回港,于国际律师行见习之余,她跟英国同样关注艺术的律师保持联系,思考如何推广艺术法,同时积极了解本地艺术发展。一次,在香港艺术行政人员协会的讲座,一位来自美国的M+藏品管理专员分享工作日常,她感到与法律相关,于是举手发问,并于会后请教。三个月后,她收到对方电邮,说M+急需一位熟谙法律的藏品管理人,负责收购展藏,诚邀她出任。

「这是非常艰难的决定,但由2008年开始,大家已在说西九文化区是香港前所未有的大型基建,M+又是全新博物馆;经历一所博物馆的开始,人生几何?」一生所望,就在眼前。2017年尾,她加入M+,那位藏品管理人,现在是她的上司。

转职是否正确决定,瞬间绽放的笑靥和眼里的星星,道出答案。「做博物馆好有意义,是在保存、保护和推广文化。」在M+,她负责管理和购入藏品。策展人拣选艺术品后,她要调查卖家背景,确认对方拥有艺术品,再起草法律文书,保障双方权益。「一件藏品收入博物馆,永远会在这里,事情一开始就要做得妥当。」她说。藏品自全世界运到香港,她和收藏及纪录组同事负责拆箱,是首批接触艺术品的人,之后是检查、编目──拍照和记录资料,考虑储存方式、保存策略和包裹物料等,决定如何收藏每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今年2月到开幕,是团队疯狂时期,过去多年累积的艺术品逐件抵达博物馆全新的修复保管中心,整理和管理好六层的仓库后,要将展出的藏品送往修复、摄影,最后抵达展厅,万无一失的物流,一一靠他们思量。

昔年在AIESEC中大庄担任主席,跟精英庄员斡旋,在严肃的法律界专攻纠纷调解,学会圆滑处事,勤恳女子练就的,是一套排难解纷,与人圆融相处的艺术。换了风景,沟通技巧在联络艺术家、收藏家、画廊和拍卖行,依旧派上用场。

「始终法律条款会有谈判意味,有时法律的文字和语气好吓人,艺术家不常接触繁文缛节,你要跟他解释,也要安抚,讲解为何要有这么长的程序,这些都需要技巧。」她解释。

谢岭云喜欢的加泰隆尼亚艺术家胡安.米罗 (Joan Miró) 的画作《夜间的女人和鸟》(1947)<em>(来源:Calder Foundation, New York)</em>

艺术行政给予谢岭云的,是守护自己心爱事物的满足和踏实感。艺术法在香港普及,却仍长路迢迢:艺术市场纵然炽热,众人目光多止于金钱交易,艺术家权益、创作自由和文物出口监管,依然缺乏关注。将艺术法变得平易近人,供艺术和博物馆工作者参考,是她与英国一众律师同好的目标,在M+工作的经验,令谢岭云成为艺术和法律的桥梁,而这,正是她一路以来的梦想。像法兰明高,一轮疾速踩踏,如雷如电,停住的刹那,身姿挺拔,脸上昂然。如何跳出自己的一支舞?

「真的要有好奇心,要知道自己所知甚少,要不断增长见闻。我们不会每一刻都是做自己中意的事,但广泛去做,会学到不同东西,也会发现一些从未想过的兴趣。

「但当你发现想成就一件事,而那件事很少人做过,你就要放胆去试。由小到大,经常想做些特别的事,而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开创独特的一条路。要勇敢去做与众不同的事情。」

amyli@cuhkcontents
摄∕
Keith Hiro

标签
校友 谢岭云 艺术 法律 法律学院 利黄瑶璧千禧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