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身处猛烈太阳下,一般人都会自然意识到有中暑的危机,他们可能会立即饮水,或在阴凉处乘凉。但原来白昼过后,纵使没有太阳,夜晚也会「热死人」。香港中文大学(中大)未来城市研究所与香港大学的团队,以香港热夜情况作研究,发现热夜令人体难以从日间热力中恢复,对健康的损害甚至比日间酷热天气更大,死亡风险增加。团队同时呼吁全球同样受热夜威胁的大都市,应尽快改善城市规划及建筑设计,减低热夜偷袭带来的影响。 

香港今年经历异常酷热的夏天,单是7月便录得21天热夜(当天最低气温达摄氏28度或以上),是有纪录以来单月最高。中大未来城市研究所研究助理教授刘家麟博士及史源博士,联同港大建筑学院副教授任超博士,分析香港2006至2015年期间不同酷热日(日间最高气温为摄氏33度或以上)和热夜的数据。结果发现,香港的热夜数字明显上升,即使夜间实际气温较日间低,连续热夜造成的健康风险比酷热日更大。研究显示,热夜令死亡风险增加2.43%,若连续五天出现热夜,死亡风险更大增6.66%,至于连续五天出现酷热日,死亡风险则增加3.99%。  

「多数人以为只须在日间预防中暑,忽略了持续热夜可能为健康带来更深远的影响。一般来说,夜间较为凉快的环境为身体提供恢复及休息的机会。当热夜增加,尤其连续数晚出现热夜,恢复和休息的效果便会减弱。」刘博士续指,热夜侵袭首当其冲是居于狭窄环境的住户,尤其是没有窗户,通风欠佳的住所,居民在日间吸收热力后,夜晚仍未能散热,而香港的劏房就是典型例子。刘博士建议,遇热夜时应多喝水、打开房门或开启风扇以保持室内空气流通等,从而帮助身体降温。

除此之外,原来女性对热夜的抵御能力较男士低。刘博士表示,过去已有研究指出,女性的体内脂肪比例较高,因此她们的身体特别容易受热夜影响。另外,长者身体机能较差或有长期病患,热夜对他们的身体亦会造成较大的负荷。

高楼林立和不通风环境,以及缺乏绿化空间,导致香港日间 (上图)和晚间(下图)的高温分布区域出现明显差异。

团队又分析香港过去六年夏天日间和晚间的累积高温时数、地理分布等,结果发现高楼林立、横街窄巷密集的市区(如铜锣湾)是热夜的重灾区;部分接近郊区的新市镇(如元朗)亦因建筑密集不通风,导致夜间难以散热,出现较多热夜。

史源博士解释:「土地用途和建筑形态是导致热日和热夜地理差异的因素。市区环境绿化程度较低、通风较差,庞大密集的建筑物在日间储存的热量在晚上继续散热,令市区的夜晚较郊区更热。」

研究虽以香港数据为基础,刘博士表示,亚洲有不少高密度发展城市与香港一样面对热夜的威胁,例如日本东京、韩国首尔、新加坡及泰国曼谷等,研究对这些城市具参考价值,同时提醒发展中国家应预先做好城市规划,以应对城市急速发展所带来的影响。要纾缓热夜对市民的影响,团队认为长远应从城市规划及建筑设计着手,尽快改善城市和室内的自然通风,以及增加市区绿化面积、植树等,减少热夜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