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染病风险时,应及早进行新冠肺炎病毒测试以作诊断。其中一种标准病毒采样方法是将一支长的鼻咽拭子伸进鼻子或咽喉采样,不过有人认为这种方法会带来些许不适;另一种是由检测者自行提供深喉唾液样本,并放进收集瓶。这些方法对于部分儿童或长者而言比较难掌握,最坏情况是影响病毒测试的准确性。

为解决这个难题,中大医学院的研究团队最近提出了一种较舒适的新冠肺炎病毒采样方法,以鼻纸条收集鼻腔上的皮细胞分泌(鼻液)样本进行测试。这种方法适合初生婴儿、儿童以至不同年龄层的成年人,准确度亦相当高。

(左起)中大医学院儿科学系陈韵怡博士、林鸿生教授、李民瞻教授、陈晶晶医生。

经过团队的测试,这种鼻纸条采样方法,与一般鼻咽或咽喉拭子采样的准确度相若,甚至比深喉唾液采样的表现更优胜,特别是在儿童组别。由于鼻纸条比现有采样方法温和,因此可避免儿童在采样时因害怕而出现负面情绪,令采样过程更顺畅。

为进行评估,医学院团队招募了38名威尔斯亲王医院的新冠肺炎病人,包括有病征和没有病征的个案,当中20名为成年病人(22至74岁),其余18名为儿童或青少年病人(6至17岁)。研究人员按病人的年龄预备适当尺寸的鼻纸条,只须将鼻纸条放进鼻腔,期间按压鼻腔1分钟,以便纸条收集足够的鼻液样本即可。

研究人员将鼻纸条和在24小时内采集的病人鼻咽和咽喉拭子样本或深喉唾液样本进行配对比较。在准确度方面,鼻纸条采样的准确度可与鼻咽和咽喉拭子采样方法媲美,检测结果一致的比率达95.2%。研究更指出,鼻纸条与深喉唾液的检测结果一致比率只有68.2%,主要在于6个显示对新冠病毒呈阴性反应的深喉唾液样本中,鼻纸条能揪出仍含有感染病毒核酸的个案 。在这些深喉唾液样本中,有4个是来自儿童病人。除此以外,鼻纸条采样方法在储存时间上具备一定优势,鼻液样本在鼻纸条上存放室温72小时后,状态仍然稳定。

是次研究第一作者、儿科学系助理教授陈韵怡博士表示:「研究结果显示儿童和长者接受深喉唾液测试的准确度较低,因此我们相信鼻纸条测试将为这两类人士提供更好的病毒检测效果。」

新方法采用的鼻纸条较鼻咽或咽喉拭子采样使用的工具短得多,利用鼻纸条采集鼻液样本引致的刺激和不适亦较轻微,因此亦较少引起检测者打喷嚏和咳嗽,有助大大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

鼻纸条(前排)长度明显比采集鼻咽拭子的工具(后排)较短,其引致的刺激和不适较轻微,亦较少机会引起打喷嚏和咳嗽,有助大大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

儿科学系教授林鸿生教授认为,鼻纸条采样方法有望广泛应用于社区检测。「鼻纸条采样的准确度高,病毒传播的风险亦较低。新方法采集的样本能于室温保持稳定,或可容许样本在多于一日时间才送抵实验室进行化验。这些结果均表明,鼻纸条采样有望在监测社区疫情中担当重要角色,尤其是儿童和长者等较难以标准方法采样的群组。」

虽然鼻纸条测试是一种相对较舒适、易于操作、准确度高的方法,且适合不同年龄层人士,但目前仍需要更多临床研究及报告支持,才能真正落地。研究人员现时已另外收集了1,000名病人的样本进行更深入的实证分析,盼能向政府医疗相关部门献出良策,让更多香港市民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