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也无风雨也无晴
关百豪风浪中见智慧

2021年8月

关百豪,时富集团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旗下除了财富管理及金融投资业务,还有家喻户晓的Pricerite实惠。手持两家上市公司的他,自言是真正「手空空无一物」的草根出身。父亲经营一间山寨厂,前铺后居,用作裁剪皮革的裁床,晚上擦一擦就成为关百豪的睡床,曾在睡觉时被老鼠咬耳朵吓醒。小学二年级起,他上午上学,下午回家帮忙剪线头、包装、搬货,一直到晚上九点以后才能温习和做功课。

「我自小体验劳力工作,知道有多辛苦,所以下定决心要读大学,改变命运。」

小学年年考第一的他,到了中学因好动贪玩,成绩只属中等。而令他急起直追,最终考上中大商学院的,是他当年想追的女孩、如今的妻子的一句话:「等你考上大学再来追我吧!」

「所以人想要有成就,一定要有驱动力。」他半开玩笑道。

1984年,香港经济低迷,其他同学都在担心一毕业就失业,而关百豪面试则一击即中,成为班上最早找到工作的,而且是当年全球第四大银行日本三和银行。口说自己「有点仕途运」、实则凡事做足准备功夫的他之后加盟过几家银行,短短数年间,已成为全亚洲最年轻的第一副总裁。

关百豪的英文名Bankee和银行家Banker只有一个字母之差,笔者冒昧一问,是否从事银行之后才起的?怎料又是和他爱妻有关。念中三时,当时的女同学、亦即现时的太太嫌他自己选的英文名不好听。他当时很喜欢米高积逊的歌《Ben》,便以此为灵感,加上那年代流行的Winky、Franky等名字的尾音,变成Bankee。「所以一切就如命中注定,自己后来真的做了银行。」

关百豪<em>(左)</em>与中大同学摄于百万大道。中为黄作仁,现为国际著名基金经理;右为陈克先,现为香港恒生大学市场学系主管及副教授<em>(受访者提供)</em>

在美国运通银行晋升到香港分行的信贷部主管兼高级总监时,关百豪才三十二岁,手下管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正当他在职场扶摇直上,总部也有意将他列为香港区总裁人选,准备调他到纽约培训两年之际,骨子里并不安于捧金饭碗的关百豪犹豫了。自己是否打算一辈子待在舒适圈里养尊处优?还是趁年轻多尝试?连番心理交战后,他递了辞职信。

顺着九七前的移民潮,他到加拿大短暂生活了个多月,但外向爱热闹的他耐不住异乡的孤苦寂寞,便急急回到香港,给上市公司当起顾问,负责企业重组及管理。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吹得正烈,他果断收购了濒临破产的时富证券,正式开展创业生涯。

创业路由金融风暴标记开端,接着在2001年,科网股泡沫爆破叠加九一一袭击双重影响下,他收购亏损中的实惠家居广场,不久爆发2003年沙士,零售行业陷入寒冬。2008年时富金融由创业板转往主板上市,又遇上雷曼事件触发全球金融海啸。到后来的2012年欧债危机,再到最近的新冠疫症,创业每一步都充满惊涛骇浪,但每次都化险为夷,关百豪透露,秘诀在于坚守公司的财政健康。

「过度借贷只能风光一时,而且埋下计时炸弹。譬如这次疫情,如果你的生意靠银行借贷度日,现金流不足,那必定出现经营困难,甚至倒闭。做生意讲求韧力,在风调雨顺的日子好好管理财务风险,持盈保泰,预留足够实力来应付突发危机,才是致胜关键。」

另一秘诀是,即使大难将至,也要临危不乱。「我处理问题的准则是抱持平常心,不大喜不大悲,即使遇到特大挫折,还是谨记,乐天知命。顺应生命中的变化,然后调适自己的心态、生活步伐、工作态度,以此来配合大时代发展的需要,跟着社会进步。」

创业维艰,历经波折不足为奇,但关百豪除了备尝市场的震荡,还亲历南亚海啸,令他对人生有深刻反思。若非有三个偶然,他和家人恐怕未能幸免于难。

他们原先打算入住靠近海边的一间酒店,但由于圣诞旺季,酒店爆满,只好改住另一间。当海啸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岸边时,最先遭殃的正是海边的酒店。

由于航班误点,他和家人晚了到达酒店,职员把他们的房间由直通泳池与海滩的一楼,调到三楼。「如果我当时坚持要住一楼,第二天就会被大浪卷走,今天就不会在这跟你聊天了。

「所以人真的别太执着眼前的锱铢小利,耿耿于怀得与失。人有限的智慧并不能超越命运的安排。」

他本来约好同行友人第二天到酒店一楼的餐厅吃早餐,但由于疲困交加,睡过头了。当海啸发生时,他和家人还在三楼客房,从而躲过这场夺去三十万人命的世纪大灾难。

「我一向把家庭放在首位,但劫后余生令我更加珍惜眼前人,享受当下。因为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夺走什么。

「世界永远在变,不在你掌握之内,一定要学会用平静的心对待。而要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唯有自强不息,活到老学到老。我经常想,如果哪天能放下生意,我希望回到中大读历史,知古可以鉴今。」

2001年9月于中大数学科学研究所成立「关百豪奖学金」,资助博士生在数学方面研究,国际著名数学家兼研究所所长丘成桐教授颁赠纪念奖牌<em>(受访者提供)</em>

经历过比喻和真实意义的海啸,令关百豪深切体悟到「变幻原是永恒」。「人一定要有忧患意识,做好风险管理,更要时刻装备好自己,为自己创造迎接机会的条件,当机会来临时便好好把握,因为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和许多新亚书院旧生一样,关百豪说校歌里的「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对他影响尤深。「当年不明白什么叫『多情』,现在懂了。『多情』是种境界──要豁达地、带着情怀去重视不同的情景。我和新亚一样都是『手空空无一物』起步,那更应该尽全力做到最好,才可以争取新事物,打开新局面。」

他寄语年轻人:「走出去,才知天下事。身处香港这个国际大都会,要多看、多听,才能认清自己,认懂世界;主动多做、多学、多问,打稳基础,未来定必一飞冲天。」
 

christinenip@cuhkcontents
摄影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