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绝不舍戏
魏绮珊筑梦舞台

2017年12月

魏绮珊,九十年代家喻户晓的无线新闻主播,大方得体的形象深得观众喜爱。如今,她是糊涂戏班的行政总监,换一种方式赢得观众掌声。而她的新闻训练、戏剧启蒙,以至剧团的创立,恰恰都指向同一源头香港中文大学。

她生于基层,四兄弟姐妹住过木屋、板间房、安置区。原打算中五毕业后投考空姐,赚钱养家,怎料一天班主任无端放下课本,分享自己的中大回忆。魏绮珊忽觉醍醐灌顶,对大学生活充满憧憬,自那天起发奋图强,誓要考入中大。

经过一年日以继夜的急起直追,1985年她如愿以偿,考入中大新闻与传播学系,同时成为新亚书院一员。活泼外向的她加入了新亚剧社以及中大剧社,初期在后台搬抬道具,缝补戏服,替人化妆;二年级开始饰演路人甲,到四年级首次担纲歌舞剧《浮影苍茫》女主角。

「从灯光、化妆、服装、写剧本到演戏,每一个岗位都尝试过以后,我发现舞台剧是门多元的艺术,需集合台前幕后几十人的热情与智慧,才能向观众呈现精彩的两小时。这一点非常吸引我。」

大学四年,戏剧简直成了魏绮珊的第二主修。最疯狂的一次,她为了演好一场「深宵寻亲」的苦情戏,听从编舞建议,半夜三更跑到邵逸夫堂前,趁着四下无人,就着昏黄的街灯边唱边跳,揣摩感情。「是不是很浪漫呢?」她脸上浮现出缅怀之色。

为了毕业后能延续对戏剧的热情,她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创办了糊涂戏班。尽管记者和主播工作披星戴月,她也抓紧工余时间排戏。在新闻界待了十五年后,2005年她转战香港机场管理局任公关,六年内晋升至高级传讯经理。「可是这工作要求全天候待命,基本上工作以外的事情我都不能专心致志,连排戏也要偷瞄电话。」

2011年,她在高薪厚职与舞台剧之间,选择了后者。「人生走到某个阶段,我开始问自己,余下的日子究竟要专注做什么,才能至死无悔?」她左手拎起一份剧本,右手拾起一本公司年报,两相对比,答案昭然若揭。

在高薪厚职与舞台剧之间,魏绮珊选择了后者

全职追梦固然勇气可嘉,但依然难逃残酷现实的穷追猛打。糊涂戏班历尽高低跌宕,试过连续多套剧目亏本,剧团户口结余归零;也试过工作室遭逼迁,十几万装修费血本无归。然而这些难关一一跨过之后,糊涂戏班至今已发展成颇具规模的专业剧团,有三千呎的工作室,职员六七人,最高峰时一年内制作六七套作品。她与既是艺术总监又是最佳拍档的丈夫陈文刚合演的《和妈妈中国漫游》,讲述一位七十四岁老人踏着三轮车载九十九岁的母亲往西藏,以达成她的旅游心愿,至今在世界各地巡演,已是十一度公演。

糊涂戏班四年前更创立「无障碍剧团」,开宗明义「人人有障碍,个个有才能」,集合视障、听障、肢体残障、心障以及健全人士,一同接受戏剧训练,参与演出,开辟出一片共融天地。

戏剧对魏绮珊而言不只为兴趣或满足个人表演欲,更是传达信息、直指人心的强大媒介。「看舞台剧不像看电视,可以一心多用或是断断续续;舞台剧要求观众一气呵成坐至剧终。演员和观众困在剧院四面墙内,大家张开五感,全力感受当下。观众专心一志接收我想传达的信息,从而唤起某些初心,或者瞥见未曾想像过的人生可能。」

眼前的魏绮珊率真开朗,娓娓而谈,和主播台上正襟危坐的形象大异其趣,但不变的是她传达有价值信息的使命感,以及演好自己生命剧本每个角色的择善而行。

魏绮珊:「戏剧不止为满足个人表演欲,更是教化人心的强大媒介。」

文/资讯处 Christine N.
图/Keith Hi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