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泳」无止境
蔡晓慧与游泳的罗曼史

2021年10月

对每个香港人来说,2021年8月绝对是个别具意义的月份。

随着东京奥运会所有比赛告一段落,香港运动员合共夺得六枚奖牌,赢得一金、二银及三铜的骄人成绩,令整个香港顿时乐开了花。香港人也因这股体育狂热而蠢蠢欲动──得知张家朗于男子花剑个人赛夺冠后,不少人立马奔到香港剑击学校报读课程,令该学院的学员数量急增七成。有年轻学员更发表了「职业」声明,誓言长大后也要成为顶级运动员。

诚然,职业运动员是份既非凡又出众的工作。在领奖台上受万众瞩目、凯旋归来后享受列队欢迎,甚至获赠「国民英雄」的美名,试问哪种职业可带来此等光环与荣耀?

但世间一切乃是一场公平的等价交易──没有牺牲,就没有回报;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为之付出代价。问题来了: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究竟意味着什么?须付出的代价又有多大?

「大量训练、严以律己;腰酸背痛、遍体鳞伤。牺牲,真的很多,很多。」香港前奥运选手、退休游泳运动员蔡晓慧说:「想要成为职业游泳运动员,必须坚强不屈、百折不挠。不管发生什么,都必须一直游下去。」

晓慧<em>(右)</em>十一岁时已是香港游泳队成员<em>(受访者提供)</em>

晓慧十岁开始习泳,短短一年内完成十级制的游泳课程(从「初学者」到「专家」级),可说是天赋异禀。她于十一岁便加入香港游泳队,先后一共参加过三届奥运、三届亚运和四届东亚运。可想而知,晓慧每天的训练都是异常艰辛。

「早上四时半起床,五时半开始训练,连续游两个小时后到校园上课。下课铃声一响便继续训练,从下午五时游到晚上七时,接着回家,预留三个小时吃晚饭、做作业和洗漱。睡过一觉,第二天重头再来。」晓慧回忆道:「高中时看得最多的,应该是游泳池以及池底的瓷砖吧。」

「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或在成为职业运动员的路途上有所动摇呢?」我问。

「没有。」答案斩钉截铁,而且跟我预期的不太一样。

「哦?为什么没有?」

「成为职业运动员是个终生的决定,在选择走上这条路前必须深思熟虑,全面了解。一旦拍板定案,就得倾力以赴,勇往直前,绝不回头。」晓慧坚定地回答。「不能停息,不能懈怠,也不能退缩。要么放手去做,要么干脆不做。」

晓慧绝不是空口讲白话。在十二岁开始代表香港参加游泳比赛时,她已规划好自己的未来──上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训练、找出增加胜算的游泳方式和战术,甚至连退役后自己可从事的工作和去向都考虑了。

晓慧于2007年亚洲室内运动会取得八面金牌<em>(受访者提供)</em>

可惜,百密也有一疏。与其他选手一样,晓慧的职业生涯险象环生,其中一次意外更是令她进退两难。「在2009年中旬,我代表泳队到雅典交流,不幸在一场篮球友谊赛中撕裂了十字韧带。」鉴于2009年东亚运动会近在咫尺,她只有两个选择:立即接受手术、放弃参赛;抑或尽快治疗、继续比赛。

不难猜测晓慧最终的决定会是什么。「我立刻飞回香港,接受了多轮物理治疗。那段日子苦透了,疼痛难忍。每次训练完结离开游泳池,我都得马上在受伤的部位敷上冰块。」

凭着壮士断腕般的意志和决心,晓慧七次获得香港最佳运动员奖,打破了数十项香港游泳纪录──她曾是十八项游泳项目的纪录保持者,当中包括女子(十三岁)一百米背泳纪录。

退役后的晓慧在中大完成了体育运动科学系的硕士课程,尝试当过电视主持人及专栏作家,最终还是觉得,游泳教练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

「我的心始终离不开水;游泳就是我的全部。」她补充:「学员们把青春和一切托付给我,真的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身为游泳教练,我很想令他们发光发亮、展翅高飞!」

晓慧循循善诱,细心指导比赛学员<em>(受访者提供)</em>

晓慧的教学风格偏向「严师出高徒」一派,对学员甚是严厉。「带领泳队参加比赛,教练很难跟学员嬉皮笑脸。让他们知道教练的行事方式和处事手法是重中之重;当学员明白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便会心悦诚服,全身心投入训练。」

对晓慧来说,最大的挑战并非在比赛抵御强敌或在训练克服挫折,而是在现实生活面对那令人无所适从的未知。「新冠肺炎无疑对大家生活造成巨大影响,我也不例外。」她坦言:「游泳池在疫情开始不久后全部关闭,游泳训练也受到波及,被逼暂停。身为游泳教练,我必须尽快想出对策,解决问题。」

跳出传统框架和固有思维,晓慧把训练模式从水上改为陆上,场地亦从游泳池搬至家里,利用ZOOM视讯与学员一起进行TRX(阻抗训练)、瑜伽和各种体能锻炼。为了进一步了解学员及在精神层面提供支援,她也会邀请学员在训练结束后分享当天的感受和想法。

「我很感激学员们愿意和我共度难关,让我在艰难时期能够持之以恒,继续前进。」

皇天不负有心人,随着疫情逐渐受控,公共泳池陆续重新开放。晓慧也顺利挺过困难时期,和学员们重投泳池怀抱,开展新一轮的游泳训练。

「那么你准备好带领队伍,争夺奖牌了吗?」我问。

「赢得奖牌只是额外奖励,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已尽力而为,做到最好;运动员的终极目标并不是战胜别人,而是战胜自己。」晓慧稳重地回答。

文/ronaldluk@cuhkcontents
摄影/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