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辨我雌雄

计量金融学学生陈键漳钟情昆曲,参加和声书院昆曲班,颠倒雌雄,研串昆旦。

<em>(Photo by ISO staff)</em>

陈键漳
计量金融学及风险管理科学三年级生
和声书院「体验京昆戏曲课程」学员

昆曲怎样在你的青春世界里引起触动?

我对昆曲的兴趣始于电影《霸王别姬》。读中学时,某年张国荣生忌,电视正播放他主演的这出电影,我被他饰演的男旦深深吸引。得知电影改编自小说,于是到学校的图书馆借阅。图书馆将戏曲类书籍放在一起,电影小说旁边是《牡丹亭》和《桃花扇》等名剧戏文,我都细读了,又开始在网上欣赏名家演出,对昆曲更觉着迷。

如何踏上习旦角的路?

张国荣的精湛演技影响到我以旦角为学习目标。去年9月,「体验京昆戏曲课程」刚上课,我便提出要习旦角。老师也认为我一副阴柔的嗓子,加上长颈「柳肩」,甚为合适。不过,老师最初建议我学京剧,我还是坚持习昆曲,最终得到老师首肯。我想,在这个课程里能否唱昆旦,既看条件,也看意愿。

陈键漳一副阴柔的嗓子,加上长颈「柳肩」,甚为合适习旦角

「体验京昆戏曲课程」上课情形是怎样的?

课程共十三周,每周两节课,通常前一节课讲解京昆戏曲的文化与特色,后一节则学戏。上课学生约二十人,不少是旁听生,有些很热心的同学已经连续旁听三个学期。同学习生角和旦角为主,旦角导师有京剧的金慧苓老师和昆曲的邢金沙老师。多数同学从未学戏,老师知道我们欠缺基本功,很耐心教导。好像我们学《牡丹亭》,老师叫我们先摆好姿势,做错不要紧,老师会逐个纠正。若果是传统科班的教法,早就下藤条下棍子了!我们学的动作不多,但要反覆练习,在家里也听着老师的录音、对着镜子练。下课以后,同学会留下互相学习,看谁做得好。老师见我们认真,也不介意超时,继续教,所以师生关系很不错。

学昆曲,不怕人家笑你土气落后吗?

不怕。同学知道我学昆曲,并没有觉得我土气落后,反而觉得很新奇。昆曲现在不再被视为过时的艺术、「老古董」,中国内地掀起昆曲热潮已有一段日子,不少年轻人会花时间欣赏甚至学唱昆曲。更重要的是我一直喜欢中国传统文化,除了习戏曲,平时也有练书法,所以人家怎样看待我不太顾虑。

唱、做、念、打,何者最难上手?

我暂时只有学唱和做,对我而言唱最难。做手方面,我身体柔软度始终不及女同学,但如果不断练习也不致太差。唱曲则感到自己一直进步不大。我有时唱高音也挺吃力,加上昆曲咬字有特殊的美感,唱一个字,要唱出头、腹、尾,又讲求温婉圆润,字尾收结准确干净等,要求非常高。老师说他们科班出身,从小到大每天练声,我们难以企求,只好将勤补拙。

最喜欢的昆曲演员是谁?最想演的角色是?

最喜欢的昆曲演员是张继青老师,她演的《牡丹亭》是我看的第一出昆曲;另有张志红老师。她们的表演非常精彩,我尤其喜爱她们在戏内的打扮与气质;我最想演《牡丹亭》的杜丽娘和《贵妃醉酒》的杨贵妃。早前在书院的巡回演出中,我还穿了杨贵妃的戏服拍照。虽然《贵妃醉酒》是京剧,但学习过昆曲的人学也不难。行内称京昆俱佳的演员为「昆乱不挡」。

课程以后,如何保持对昆曲的热情?

选修前我没想到课程让我得到这么多珍贵体验,而且还能够参与公开演出,的确令我眼界大开。我自知至今仍未摸索到昆曲的窍门,但很幸运认识到不少昆曲老师。以后我除会继续参加书院的课程和工作坊外,还会找身处香港的邢金沙老师继续学戏。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71期(2016年1月)

标签
学生 计量金融学及风险管理科学 工商管理学院 和声书院 昆曲 京剧 陈键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