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务为良医

陈浚达挑战充满未知的脑神经科

(Photos by ISO Staff)

陈浚达
内外全科医学士三年级生

 

可否谈谈你今年暑假在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实习体验?

今年3月我考虑在暑假参与研究实习,从《自然》期刊得知该校的David Attwell教授是国际知名的脑神经专家,所以主动联络表示想跟他学习,他竟然一口答应。于是我5月底远赴英伦,到他的实验室研究小神经胶质细胞(microglia)。我们把老鼠脑切片,用共聚焦显微成像技术观察这种细胞的形态,并用Sholl方法分析数据。小神经胶质细胞和神经退化疾病有重要关联,如脑退化症和柏金逊症。若医学界要研发新药和治疗方案,就要对这种细胞的运作有基础了解。

为何特别选择脑神经的范畴?

是性格使然,我本身喜欢探索未知和接受挑战,大脑是一个复杂的器官,有很多尚待发掘之处。

你以GPA3.9的成绩从生物化学系转系至医学院。为何始终对医科念念不忘?

我选择读医,是因为自己喜欢认识新事物、接触人和思考生命意义,而医学本身结合科学与艺术,我指的艺术是沟通之道,例如医者如何安慰病人,如何了解患病背后的各种原因。

为何选择中大医学院

这是我的不二之选,因为当中有不少在我成长之路留下影响力的人,比如SARS抗疫英雄沈祖尧教授和钟尚志教授。我亦喜欢医学院的人情味,同学之间会守望相助,老师也乐于与学生交流。我负笈英伦实习之前,曾约见研究神经学和脑退化症的莫仲棠教授,从他的专业分享获益不少。他更提醒我参与医学研究的初衷──帮助病人。中大医学院不单给予我医学知识,也启发我的人文关怀。

过往在生化系的学习对现时的医学训练有什么帮助

生化系给予我札实的科学知识,训练我严谨的头脑和力求完美的态度,磨练我的意志力和应对压力的技巧,为我打下医学训练的基础。

你在二年级时以优异表现囊括三项奖学金,可否分享一下学习诀窍和减压之道?

其实最重要的是对学习的热忱和好奇心,只要你热爱学习医学知识,自然便会有好的成果。同时要记住不要做GPA奴隶,要享受学习的过程。过于着紧成绩只会倍添压力,也未能灵活运用所学知识。学习并不单纯为应付考试,而是为了将来的病人。此外,我会尽量在课后厘清所学,明白了原理,日后温习自然更得心应手。我发现懂得调节心态才走得更远。压力很多时不是来自课业,而是来自朋辈。我初时会经常怀疑自己的学习进度是否比同学慢,但后来明白与其和他人比较,倒不如着眼于自己掌握到多少医学知识。我明白健康的重要,闲时喜欢跑步、打羽毛球和爬山。

谈谈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件艺术作品。

大学图书馆门前的「仲门」,象征通往学问的入口,也一直见证重要的校政论坛和毕业典礼等重要场合。「仲门」早午晚呈现不同的面貌,它在朝早静待旭日升起,午间遥望百万大道川流不息的人群,黄昏迎接百燕归巢。我步入图书馆时总难免带着压力,但温习完离馆时,从「仲门」远望,一望无际的天空尽收眼底,顿觉豁然。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82期(2016年9月)

标签
内外全科医学士课程 实习 脑神经科 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 医学院 生物化学 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