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汤兆升谈科普的秘诀

(Photos by ISO Staff)

汤兆升博士

 

在大众媒体讲解科学令你人气大增,可有对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除了朋友会笑言「昨晚在电视见到你呢」,走在街上也多了陌生人注目。乘搭公共交通会有人主动攀谈,说他们的子女很喜欢看我做节目,要求合影留念。也经常收到中小学邀请担任讲座嘉宾或科学比赛评委,多了对外接触的机会。

至于校内,有些学生会基于我在《学是学非》的活泼形象而选我的课。但我在镜头外是个要求颇高的老师,学生进入教室发现我一脸严肃,恐怕会觉得货不对办。

你曾获物理教学奖、理学院模范教学奖和通识教育模范教学奖。能说说你的教学风格吗?

我着重用简单、直接的语言,务求令学生听懂为止。特别在通识课堂教天文学,面对的大部分学生物理底子薄,用语更应浅白。这一点深受我博士论文指导老师杨纲凯教授启发。面对任何层次的听众,他总能用最适切的语言,将高深理论解释得简单明了,是我课堂表现的楷模。

你的脸书专页「汤博士的物理空间」有逾二万四千个「讃」。在社交平台普及科学有什么心得?

不少教育工作者都会在社交平台做类似的科学推广,但我的尺度比较宽松,没什么老师包袱。例如之前有日本公司设计一款网格图案T恤,利用视觉效果令身材显得丰满,我马上联想起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时空扭曲示意图,便在脸书加以阐释,结果收获不少赞好与回应。我也会摄制趣味短片,例如冒着给悬吊摆动的榴槤砸到脸上的危险,解释能量守恒定律。趁着专页多人看,我又乘势推广物理系的公开网上学习模组,令其网页一周内录得近二万次点击。我颇懂得把握时机说引人注意的话题,大抵是有点传媒天分吧。

解释物理现象要达至深入浅出,有什么诀窍?

解释科学的过程常牵涉艰涩术语。例如为什么陀螺转得愈快就愈稳当?解释者往往一言以蔽之:因为角动量守恒。却没有考虑到提问者的感受──他们原本带着一个问题而来,结果被告知有更多问题需要解答,就会倍感挫败。而我则会在说完「角动量守恒」之后马上补充,它指的是物体转动时有惯性,如不受外力影响就一直转下去。这个化繁为简的讲法也许会降低解释的准确度,但为了令更多人亲近科学也无可厚非。

由你担任副主任的科学教育促进中心在推动香港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STEM)教育方面有哪些举措?

中心成员包括理学院不同学系的学者,主要服务对象是中学师生,不时就热门科学话题举办科普讲座。我们的「少年英才科学院」也定期推出各类科学课程,给有兴趣的中学生选读。去年暑假参与开办首届「STEM学堂」,免费让一百多位中六学生率先修读大学一年级程度的数学、物理、工程体验课程,希望助他们找到心仪的主修科目,也为香港培养科学人才略尽绵力。

如果听到有人说在香港念物理太「离地」,你会怎样回应?

现代社会许多重要技术的起点都源自基础物理。例如物理学家发现磁场能令原子核有序排列,利用这一现象可获取人体内水分子分布的信息,精确绘制人体内部结构,磁力共振扫描才得以面世。我们习以为常的手机、电脑、光纤联网、全球定位系统,全赖物理学的进步。所以物理是现代文明的基石。当应用技术的发展到了瓶颈,也只有进一步探索基础物理,人类文明才有再次飞跃的可能。

标签
汤兆升 物理系 科学教育促进中心 科学 STEM 少年英才科学院 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