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阳光正气的陈德章院长

(Photos by ISO Staff)

陈德章教授

 

过去二十五年在肿瘤学系有哪些难忘经历?

在英国完成肿瘤科训练后,1993年加入中大,碰上医学院正在探索跨部门治病与研究的新模式。我便在肿瘤学系参与此模式的奠立,与外科、内科、放射诊断科及病理科等部门同事,合力治疗及研究癌症。在这十年间我也锁定了鼻咽癌为自己的钻研方向。在2002年,系主任庄立信教授决定迁回英国,由当时在部门管理方面经验尚浅的我接任,挑战极大。半年后,沙士侵袭威尔斯亲王医院。虽是场难熬的苦战,但医院上下一心,守望相助,也让我领悟到主管的角色并不是发号施令,而是促进同事间放下芥蒂,达成共识,合力成事。

你是怎样落户伍宜孙书院的?

十多年前,我和书院创院院长李沛良教授结为朋友,他邀请我参与擘划书院。我非常认同李院长的创院理念,亦一向喜欢新挑战,遂答应成为六位创院院务委员之一。随着学生人数上升及书院的不断发展,李院长于2016年初新增两位副院长,我有幸成为其一,参与更多书院管理工作。翌年他退休在即,我获提名为院长候选人。当时我的一对儿女已大学毕业,我见证完他们整个青春期的成长与挣扎,相信可以将有关经验带到书院,帮助学生成长。

在你看来,伍宜孙书院的优势有哪些?

最显著的一点在于其优美宜人的环境,不但俯瞰吐露港,还有八仙岭群山环抱。中庭的西班牙式小屋在2016年正式命名为「如日坊」,倡导朝气蓬勃的健康生活。学生可以在当中的The Lounge舒展身心,或在健身室远眺大海锻炼体魄,或种植盆栽疗愈心灵。「彰显创新志业、承担社会责任」的使命并非空谈的口号,而是书院师生深信并付诸实践的。从我们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创意实验室」孕育出来的成果包括支持本土经济的山城士多和推广低碳本地游的V’air,都是由学生自发、裨益社会的创新项目。

自你担任院长以来推动过哪些新猷?

现今社会瞬息万变,除了知识的传授,我们还须加强培养学生的软实力。所以我提出在书院通识教育的课程注入「领导」、「沟通」、「诚实正直」等元素,教导学生往后在职场上如何获得信任,从失败中学习,做个有道德的公民和领袖。我打算多邀请职场上心系教育的人士到书院,不仅为学生带来实习机会,更重要是生命教育。

怎样平衡医学院和书院各方工作?

我是个喜欢计划的人,相信只要凡事计划得好,实行起来便能有条不紊。除非是危机处理,否则一般会议都会预早安排。不论医院或书院工作都会按时间表进行。而出席书院及学生活动则大多在晚上,对日间工作没多大影响。

有哪些自小热爱的嗜好吗?

我四岁开始学钢琴,中小学不时参加音乐节,到现在仍然很享受弹琴的愉悦。运动方面最喜欢打网球。太太常取笑我的爱好几十年不变。我的确喜欢上一样东西就会喜欢一辈子。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5期(2018年4月)

标签
陈德章 伍宜孙书院 书院院长 医学院 临床肿瘤学 李沛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