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分饰三角的李立峯院长

(Photo by ISO Staff)

李立峯教授

 

上任院长近一年,你认为院长的工作跟教学、研究有什么不同?

院长要担当行政工作,管理部门、幕后计划,与教学和研究性质不同。研究大多出于个人兴趣;教学便是专注于自己任教的科目。院长则要从大局考虑,协调不同科目。以传媒法为例,传统是教诽谤、藐视法庭等内容,但现在部分学生想从事广告、创意媒体等行业,对他们来说,版权的知识可能更重要。十三堂课是否足以包含所有内容?这时可能要在必修科外,开设另一选修科,这些并非老师自己可以决定,院长便要想想如何协调课程来平衡不同同学的需要。

院长的另一项职责是担任新闻奖评审。过去我便担任中大、香港报业公会以至世界报业协会的新闻报道奖评审。

可以分享做院长的挑战和乐事吗?

世界不停转变,业界变化很快,大学都要回应这些转变。很多人说香港以至全球的传媒行业式微,其实不然,只是行业正在急速转型,一方面有纸媒亏蚀、裁员,但另一方面有网媒、小众媒体崛起。现在媒体物色的员工也与以前不同,以前新闻行业重视语文能力,后来员工要懂得拍片、剪片,现在就要构思资讯图像。转变会一直持续,学院也不能故步自封,要紧贴世界的趋势。

大学以外,还有一个庞大的业界,涵盖新闻、广告和创意媒体,增添一些复杂性。另外,很多业界的资深从业员都是我们的旧生,对社会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所以学院要与他们建立联系。学院亦有非常专业的行政人员团队、老师之间关系良好,使院长的工作更容易顺利。

新闻和传播学院有什么发展方向?

现在传播行业的界线愈来愈模糊,新闻、广告、公关、创意媒体行业有很多地方重叠,我们规划课程时,要考虑到这一点。第二,以前记者、编辑写稿,翌日读者便可以在报摊和便利店买到报纸,记者和编辑不用涉足发行这一部分,所以院校也不会提供有关训练。然而,现在新闻从业员要兼顾发行的职责,例如什么时候上载、更新新闻,及如何推广新闻等,我们规划课程时,也会把发行这个元素加入其中。

你担任院长,又要做研究、教学、出书,还在报章写专栏,如何分配时间?

这些工作无可避免要同时进行,但会有优先次序。早前立法会补选,我就在专栏写了两篇文章,但当然是学院的工作优先。个人喜欢教学,学生反应好,自己就有很大成功感。院长的工作十分重要,如何分配资源来帮助同事进行研究、如何设计或改动课程来回应转变,都会对整个学院以至大学有深远影响。

你认为新传学生应如何装备自己?

有意投身传播行业的人应不停尝试、学习新事物,并勇于接受变化。另外,无论是记者、创意媒体或广告,都要有好奇心,与世界有更多接触。观察更多,思考更多。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6期(2018年4月)

标签
李立峯 新闻与传播学院 院长 新闻系 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