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李继业的安全网

(Photos by ISO Staff)

李继业先生

 

你从事安全事务多年,如何界定「安全事务」?

「安全事务」的范围很广泛,无论在工地、实验室、餐厅,甚至办公室,都与之有关。此外,安全事务还包括职业健康,例如员工在工作间接触或吸入危险化学物质、在办公室使用电脑时姿势不正确所衍生出来的健康问题,都是我们关注的范畴。政府在1997年实施《职业安全及健康条例》,但中大于条例生效前已成立专责部门负责安全事务。由于大学涉足很多创新技术和研究工作,现行法例亦未必紧贴和涵盖所有情况,所以我们进行安全健康评估时,需要搜集很多资料,甚至参考相关范畴的文献。

在大学推广安全意识,跟在其他机构有什么不同?

在以前的工作岗位,我主要确保在职人士的职业安全和健康;现在的服务对象层面广阔很多,有教职员、学生、建筑承办商,甚至途人。中大校园是对外开放的,假日有不少游客来访,我们也要保障其安全。

另外,过往我在其他岗位接触的受众大多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现在就须要服务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士。大家因为文化背景不同,对安全意识的看法也不一样,例如处理化学物品时戴手套、不应戴手套按升降机的按钮等,我们也要耐心解释背后原因,好说服他们改变习惯。

你在中大护理学院毕业,对你的工作有没有帮助?

我在中大取得护理学学士后,再于澳洲取得职业卫生硕士,数年后考获美国职业环境卫生师的资格。我了解工作环境和健康之间的关系,这方面的知识有助我认识职业病的成因、治疗和预防的方法。另外,护理学知识对我评估医学和生物科技工作的风险也有莫大帮助。

有没有在工作的地方遇上意外发生?

加入中大前,我在另一所大学从事健康安全事务工作。有次接报一个前实验室的工地冒出白烟,我们到达现场时探测到氯气,校方随即疏散教职员和学生,事后消防员找到一盒白色的不明粉末并捡走化验,证实是二甲基二氯化锡,估计在装修期间,工人把该化学物品误当普通垃圾并且不小心打翻。工人见冒烟,尝试泼水拍打,反而释出更多刺鼻的气体,三名同事吸入气体送院。调查后发现,原来实验室负责人在交场时,在阁楼遗下了积存多年的化学品,而建筑工人对化学物品不太认识,酿成是次意外。之后,我们在该校推行了一个强制申报制度,以确保所有师生交还实验室,或学系实验室负责人交场进行装修工程前,已经妥善处理所有化学物品,以保障他人安全。

在中大上任后,我希望推行类似申报制度,如果实验室要进行维修保养,负责人在交场前必须申报已经处置所有化学物品;现在中大也有申报制度,但只属自愿性质。

未来的工作方向是甚麽?

我会鼓励部门多与友校交流,虽然坊间不少机构都设有从事安全事务的部门,但大学就像一个微型社区,有不同性质的单位和学科,自成一个板块,所以我想加深大学同行往来沟通,集思广益。另外,我们也会主动加强校内沟通,例如举行聚焦小组讨论,邀请学生参与,提高大家的安全意识。以实验室为例,老师未必能够分身监察每位同学的工序,所以我们要提高同学本身的安全意识,防患于未然。他们毕业后,我亦希望他们能带这份意识去工场,终身受用。

现时中大有八百多个实验室,但我们只有数名同事负责巡查工作。在中长期方面,我会争取增聘人手,以应付校内不断提升的需要。另外,因应消防处修改《危险物品条例》,大学将增建十八个危险品仓库,我们会协助筹建工作。

*生物安全柜、化学抽风柜、溶液运送量、废料收集和处理量的数据为2016–17年度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8期(2018年5月)

标签
李继业 校园安全 职业安全 大学安全事务处 处长 非教职人员 校友 护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