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心系社群的法律界新星

陈浩庭发挥专业正能量

新一届政府成立青年发展委员会,鼓励年轻人参与政策制定。三十四名非官方委员中,超过一半属三十五岁或以下,陈浩庭是其一。他是位执业律师及认可调解员,同时出任多项公职。从参与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平等机会委员会,至房委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涉足的范畴多不胜数。

2015年,陈浩庭获民政事务局及青年事务委员会颁发全港十大优秀青年及「星中之星」,难以想像眼前西装笔挺的他年少时曾因贪玩而荒废学业。他是怎样摇身一变成为众人眼中的明日之星?

「我不是天资聪敏的学生,也非常贪玩。」他忆述刚上中学那会儿,样样事都新鲜,参加了太多课外活动,对学习完全提不起劲,导致成绩一落千丈,甚至倒退至全级九十九名。

为了能选读心仪的大学本科,他打中四起急起直追,咬紧牙关,发愤读书。「我答应自己全力以赴,如果努力后成绩仍不理想,我会接受自己资质便是如此。」岂料他在会考夺得优异成绩,凭拔尖计划升读中大法律系

他认为当年能迎难而上,皆因从古人的睿智中得到共鸣和开解。有段日子他经常躲在图书馆,有次翻开「诗佛」王维的诗选,无意中看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潜移默化,已经渗透入我的人生观。」

他打趣道自己是「佛系青年」,个人成败得失,皆不在念中。「在人生旅途上,总会有成败得失。有晴空万里的日子,也有风高浪急的时刻。我不期望自己功成利就,只求过了若干年后,不后悔今天所做的事。」

陈浩庭认为,人生遭遇逆境时,放下个人得失,也许会有新的局面产生

他喜欢接触人的工作,不论是律师、调解员,还是社会服务,他认为只要不同专业的人聚集一起,很多事情应运而生。法律系有一门「另类解决争议方式」的选修科,对他影响尤深。「我很欣赏调解的其中一个理念──用心聆听,了解每个人说话背后的用意。」

「我们在学校、职场,甚至人际关系,都一定有遇上困难;把它大事化小,这是我在调解学到的。凭一己之力未必能处理所有问题,尝试寻求别人的帮助,问题终会迎刃而解。」

他分享调解技巧有助面对逆境,「当我们日常面对重大难关,尝试把问题分拆十份,然后逐个击破。假如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能够处理一半,已经很好了。」

自课堂接触调解后,陈浩庭念念不忘。毕业后,他考取香港调解资历评审协会认可调解员资格,处理综合及家事案件,并与大学教授合写了一本关于调解的书。他相信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专业,现时他在教育大同 、香港聋人子女协会等慈善机构及非牟利团体担任义务法律顾问,以其专长回馈社会。

陈浩庭:「在中大获取的法律知识助我在社会上发挥影响力。」

问及在中大最难忘的地方,这位新亚校友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住了三年的紫霞楼。」当年他为了筹备活动,经常早出晚归,半夜三更从火车站徒步上新亚的日子记忆犹新。在大学一、二年级时,他担任新亚书院扶轮青年服务团团长和社会服务工作队队长,一年筹备探访独居长者等十二项活动。「在短短一两小时内,长者传授他们毕生的智慧和经验,我在过程中深受啓发。」

陈浩庭<em>(右二)</em>曾到云南的乡村小学义教,服务弱势孩童<em>(受访者提供)</em>

尽管律师的工作披星戴月,他仍参与创办多个慈善组织,并担任董事局成员或义务法律顾问。问到他身兼多职,会否感到分身乏术?他凝视了一下手表,「上天是公平的,每人一天有二十四小时,如何运用是一门艺术。每天我用很少时间休息,善用『等』的时间。每天上班下班候车,我也在办理公事。只要找到自己对社会的价值,再忙,也乐在其中。」

访问过后,他又要从中大校园赶回车水马龙的中环继续处理案件,但他的脸上毫无倦意。

文/资讯处  Christine H.
图/Eric Sin

 

本文出自中大主网页(2018年9月)

标签
陈浩庭 校友 法律系 新亚书院 十大优秀青年 星中之星 律师 认可调解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