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侯杰泰:数据见真知

(Photo by ISO Staff)

侯杰泰教授

怎样结缘心理学?

我本科在中大念化学,偶然在图书馆发现心理测验的书籍,让你涂鸦或画一幅包括屋、树、人的图,就能分析出连你自己也不知道的性格,我觉得神秘又有趣。修读教育文凭时开始接触教育心理学,到念博士时专攻心理学。

你的研究总是以数据为本,为何如此重视数据?

质量管理之父爱德华兹·戴明有句名言:「上帝以外,人人都得靠数据说话。」只有数据能反映问题的症结,从而对症下药。

能举例说明吗?

很多人以为,要解决小学生功课压力问题就得找出功课多的学校。但数据告诉我们,学校之间的功课量只有1%至5%的差异。其余九成来自学生之间的差异──同样的功课,有人花十五分钟完成,有人花两三小时。由此而知解决问题不在于查找功课多的学校,而是查找做功课特别慢的学生,帮助他们学会专注和时间分配。

学习动机方面有哪些有趣的研究发现?

同样考八十分的两个学生,一个进好学校,一个进差学校,谁的自信心会更强?数据显示,进名校平均而言会打击自信,因为发现比自己优秀的大有人在。就算极注重面子的中国人,「名校光环」仍抵消不了同学间较量的负面影响。

关于正向心理有哪些补充?

「正向」不是一味期待愉快和成功经验,还要乐于拥抱磨炼与失败。凡事向好看的同时,必须勤勤恳恳学本领,打根基,让自信与能力并驾齐驱。

STEM教育大行其道,对此有何见解?

许多人把STEM教育等同于鼓励创意,然而创意不是做梦、空想粉笔的一百种用途,而要以自律、刻苦为基础。就像科学家需日以继夜在实验室埋头苦干才能有所发明,而非躺在床上空想创意点子。

在崇基学院打乒乓球。摄于侯杰泰初加入中大的1988年

是什么驱动你在中大一待三十年?

我享受每次学习新事物的机会。尤其当透过分析数据打破迷思、找到看问题的新视角,都令我无比快乐。

这些年来最感自豪的成就是什么?

如果上到天堂,上帝问我这辈子干过什么,我会回答推动过学童吃早餐。我们的调查印证医学研究,吃早餐与否对学业成绩大有影响。

教研以外身兼多个教育中心主任、政府委员会成员,如何分身有术?

我打中学起就没有休息日,从不知电视在播什么剧、流行哪位歌星。但我不觉得工作是痛苦或惩罚,最重要是自己的专长能派上用场。

你对两个儿子是哪种家教作风?

我相信身教。我对自己要求高,儿子看在眼里,也养成努力的习惯,我们仨都是工作至凌晨两三点才肯睡的。当然这并非值得提倡的习惯。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6期(2018年11月)

标签
侯杰泰 教授 心理学 数据 STEM教育 教育学院 教育心理学卓敏讲座教授 教育数据研究中心 美国教育研究学会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