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校友策略的范式转移

阮德添爱看校友回家

(Photos by ISO Staff)

资深校友阮德添先生(1977/新亚/人事管理)在商界做出一番辉煌成绩之外,亦长期担任多项公职,1992年获选香港十大杰青。阮先生近年出任校友评议会及大学校董会成员服务母校。今期他和《中大通讯》分享对凝聚校友新策略的看法。

 

这样积极参与大学事务的缘起是怎样的?

2007年我在杭州收到一位新亚书院师兄来电,说是时候我应做些东西回馈母校,我一口答应,自此便一直以不同身分投入大学、书院及学院的事务。

你怎么解释校友对母校的感情?

校友关心母校是很自然的事。不论毕业多久,他们总有兴趣知道母校当下的发展,对母校的成就感到与有荣焉,或者仍能从母校的知识宝库中吸取养分。他们当然也想知道昔日同窗的近况,找机会跟他们重聚。

凝聚校友为什么重要?

中大校友超过二十万,遍布全球每个角落。加强大学与他们的沟通,加强他们相互之间的联系,加深校友对母校的认识和感情,对提升大学地位,达致策略发展目标都很重要。

凝聚中大校友的挑战有哪些?

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如何运用手上有限资源去凝聚及服务最多校友,要尽量照顾各方校友,包括落户在偏远国家及地区的。

你倡议的新策略是怎样的?

大学一直以来出访各地校友,可谓不遗余力,马不停蹄。我想如果把范式倒转过来,相信成本效益会更高。一面继续外访,一面构思缔造海外校友重临母校的条件。譬如说举办国际校友日,节目包括著名教授话题演讲、校友分享、联谊活动等。这样子所耗资源有限,但所造成的凝聚效应却会很大。

你如何看中大的内地校友?

中大多年来在内地办了很多课程,加上中大(深圳)陆续有学生毕业,内地校友的人数将会增加得很快,而且大部分都是精英,对任何大学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宝贵资源。我非常有信心,这批校友将来必会对中大的发展带来不少正面的作用。

对比较年轻的校友层觉得有什么要做?

经济环境及就业市场的变化,令到近年毕业的一些校友在事业路途上遇到不少挑战。校友评议会正讨论应否把这批校友也纳入事业发展服务的范围之内,大学的学生服务单位或校友会也可考虑向近年毕业的校友发放职场资讯,甚至鼓励本身是校友的雇主,把招聘目标首先界定在母校范围之内。

中大需要一幢校友大楼吗?

那将会是很理想的一件事,但香港寸金尺土,谈何容易。去年8月开幕,位于富尔敦楼地下,供开会或联谊用的校友会会议中心是朝着这方向走的第一步。校友会终于在校园一角生根了。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32期(2019年2月)

标签
阮德添 校友 新亚书院 校友会会议中心 香港中文大学校友评议会 校董会 香港十大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