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黄俊文追踪语言的基因

(Photo by ISO Staff)

黄俊文教授

研究资助局「人文学及社会科学杰出学者奖」得主谈语言的基因、华人社会的自闭症,以及他对口音的执着。

 

能否简介一下你的获奖研究「多巴胺相关基因与语言学习」?

不同的大脑神经网络管控着不同的语言成分──例如音韵、语法、语意──的处理和学习功能。各种基因经这些网络表现出来,调节网络内担当信使的神经递质。这些我们假设与神经递质多巴胺有关的基因,因此和语言息息相关。我们正在从语言学习者身上收集数据,分析他们的基因资料,以验证该假设。

研究将带来什么实际影响?

语言障碍影响大约8%的人口。此项研究有望建立语言障碍的神经遗传学基础,最终制定一套以生物学为基的测试,更客观的诊断语言障碍,与现时通用的行为评估法互为补足。

怎样结缘语言学?

我自小对各国语言很着迷,喜欢分析它们怎样演化至今天的模样。语言学是对语言的系统研究,能让我满足好奇,并了解语言和人体生理构造的关联。

你会说多少种语言?

只有中文和英文。但由于所有主修语言学的学生都必须修几门外语,所以我曾学过德文、法文和拉丁文。

请诠释一下大脑与认知研究所强调「从分子到行为」的研究取向。

语言和认知是能从行为上观察和测量的现象。这些行为与大脑相连,而大脑功能由基因调控。研究所是以致力从基因分子到行为的层面,研究语言和认知障碍,希望更全面的探个究竟。

黄俊文教授于2015年发表何鸿燊认知神经科学教授就职演讲

研究所为何着力研究华人社会的自闭症?

人类许多行为都受文化局限,眼神接触和注视便是一例。研究指出,东亚人和北美人面对同一幅图画,注视的方式并不一样。东亚人倾向既看前景也看背景,而欧裔北美人会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前景,往往是脸部。

自闭症的特征之一是社交障碍,眼神接触微弱或缺少是指标之一,但这观察是由研究欧裔人而来。如果眼神接触等特征会因文化而异,那么评估不同地域的人就应慎重衡量这些特征。

你是语言障碍及音乐失认症方面的专家。二者关系如何?

世上大多数语言都属口语。口语关乎听觉,需要调动大脑负责听觉的部位。音乐显然也关乎听觉。因此两者首要的关联是都用上听觉神经系统。其次,两者都受规则、语法约束。我们许多研究都在探讨,如果某人在语言或音乐其中一方面有障碍,另一方面会否同样受影响。

你可有语言学家的职业习惯,例如暗中分析和你倾谈的人?

我常常留意别人说话的发音而非内容。我会从对方的口音猜测他们来自哪里、几岁开始学外语。有时会太入迷以致跟不上他们究竟想要告诉我些什么。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34期(2019年3月)

标签
黄俊文 多巴胺相关基因与语言学习 人文学及社会科学杰出学者奖 语言学 语言学及现代语言系 何鸿燊认知神经科学讲座教授 大脑与认知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