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不走寻常路

邱涵诗谈她的护理梦

(Photos by ISO Staff)

有说护理不是普通行业,只有刚柔兼蓄者才可胜任──刚者,意志坚定、刻苦耐劳;柔者,将心比心,与病人同喜同悲。刚如磐石、柔韧似水可说是邱涵诗的写照。除了敏锐的护理触觉,这位年仅廿六岁的博士生还展现魄力、睿智,以及游走多种文化的高超适应力。循规蹈矩,不是这奇女子的风格:三年前,她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大)念书,是狮城最优秀的护理学生之一;现在,她已将近完成中大那打素护理学院博士课程

与整座校园一样,利黄瑶璧楼坐落在山上,自八楼往下望景色开阔,非一般大厦的八楼景观可比。窗外天色灰暗,细雨沥沥而下,寂静的斗室映照阴沉天气。准时十点,涵诗款款而来。她的高跟鞋踏在地毡上,悄然无声,所行之处却登时明亮起来。她说话轻声、个性开朗且姿态优雅,对话伊始即流露无比热情。她拥有多元文化背景,爸爸是马来西亚人,妈妈是香港人,谈话间的轻微口音,也折射出这一点。

考进新大前,涵诗的志愿是跟儿时的好友们一同攻读商学或医科。她解释,新加坡人看不起护理学,护士的地位并不如医生。在他们心中,护理就是家居清洁和照顾一类的工作。

「我那时用心准备大学入学试,不料考试前一晚,我病倒了。我凌晨三时还在医院,八时便要开考。我害怕得不知所措,之后一位护士走来安慰我,说一切会好起来。她的关怀深深触动我,更使我决定转读护理学。」涵诗娓娓道来。「我重新了解护士:他们是病人复康路上的同行者,白色巨塔里,给予病者关怀怜悯的,就是他们。」

在新加坡,商学和医科是学子趋之若鹜的科目。涵诗转攻护理,朋友和导师们大表质疑和不解。「他们觉得这是错误决定。被至亲好友遗弃,使我感到迷失、孤单。」说起这段往事,涵诗脸上笑容顿失。

路,还是得往前走。就读本科时,涵诗参与临床实习,经常接触病人。她称,老人科的病人最为孤独郁卒,她能做的就是陪伴,尝试为他们的生命带来安慰。鼓舞病人的经历,在她心中种下更远大的理想。与病人的相处,令她确信护理行业不可或缺。

「我想做更多。我想协助诊治病人、推广循证医学和研究治疗方案──临床工作以外,我还想做很多事。这个愿望驱使我努力读书,争取考入研究院。」

本科毕业后,多份临床工作向涵诗招手,她却选择直接入读中大的博士课程,放弃临床、硕士、更多临床工作,再读博士的传统路径。「同读护理的朋友想毕业后一起找工作。除了给我莫大支持的教授,其他人并不赞成我走博士研究之路。」涵诗幽幽的道。「我的亲友再一次离弃我。这真是段难熬的日子。」

就这样,她飘然来港。作为新加坡顶尖大学生之一,她充满自信,同时刻苦自律。她入读四年制博士课程,却打算于三年内取得学位。孤身走我路,涵诗依旧庄敬自强。香港的研究生涯,燃点了她对教学和研究的热诚,过去她为本科科目担任助教,埋首多个研究课题,包括人工智能、纾缓护理和代谢症候群。她将自己的成长,归功于学院教员的悉心指导。

去年,涵诗获颁全球卓越研究奖学金,前往母校新大进行为期六个月的研究学习。如今,她正为数月后将进行的博士论文答辩努力准备。狮城奇女子,如愿于三年内完成研究,为她不同流俗的人生再添传奇一笔。

「人的行为受时间观影响,我的研究援引相关理论,探讨怎样提升心脏衰竭病人的自我护理能力。我先了解病者本人的时间观念,再引导他们思考其短至长期的健康状况会怎样影响未来生活,从而推动他们改变。生活方式的转变、习惯和倾向等向来不为医学重视,但它们却是持续保健的核心。」

接下来的日子,涵诗希望将研究落实于治疗之中。诊所和政府医疗机构是理想平台,让她实践博士研究里提倡的前线护理方案。她的论文聚焦心脏衰竭病人,但护理程序适用于多种疾病,故其研究可望广泛应用。

邱涵诗∶「不随流俗、追求心中理想绝对是正确决定。」

窗外,太阳自云后透出,阳光照得楼下的校园建筑闪闪生辉,犹如光照下晶莹剔透的手表镜面。一室明亮,仿若呼应着涵诗求学生涯的辉煌。

「旁人说什么都好,最重要是走自己的路。若你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该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我抛下了新加坡的人和事去追求理想。这样说可能很老套,甚至有点傻,但对我来说,不随流俗、追求心中理想绝对是正确决定。」

Phil Rosen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43期(2019年9月)

标签
邱涵诗 研究生 多元共融 多元校园 国际生 学生 护理学 全球卓越研究奖学金 心脏衰竭 护士 那打素护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