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激情与境界之歌

理学院院长宋春山的高能人生

去年7月就任中大理学院院长的宋春山教授是驰誉国际的能源与燃料化学、催化专家,而他出生的地方——河北石家庄市桥东区煤市街——也曾和世界三大化石燃料之一的煤息息相关:二十世纪初,从山西和河北煤矿出产的煤,经铁路运到石家庄车站买卖,旁边一条街道因而取名煤市街。「我是听着火车鸣笛声长大的。」宋教授忆述。「一直到我上大学前,人们日常烧饭、冬天取暖都是靠烧煤。」

中学时的宋春山原本比较喜欢文学和历史,直到高中一年级来了位化学老师,一下子点燃了他对化学的兴趣。「最有魅力的是物质变化。一种物质加入另一种物质,颜色瞬间变了,甚至产生新的物质,这对我来说极其新鲜有趣。一直到今天,我都为这项创造新物质、发现新现象、打开新世界的科学感到兴奋和着迷。」

1977年,中国内地恢复高考,宋春山是第二届考生,获大连工学院化工系录取。四年大学尾声,一位老师说了句「我们现在使用的黑色的煤,是从绿色的树木变来的」,再次让宋春山感叹化学的神奇,于是开始自学煤化学,并考取了煤化工专业的出国研究生。此前没听过一句日文的他,短短集训了六个月日语,便前往日本的大阪大学应用化学系有机工业化学研究室,钻研煤的催化液化,制造合成液体燃料。

1985年摄于大阪大学实验室

回忆起在大阪攻读硕士、博士的五年,宋教授形容为「激情澎湃的岁月」。他对实验化学充满热情,曾经待在实验室连续四十八小时不睡觉,累了就拆开化学药品的包装纸盒,往水泥地上一铺,睡醒了接着干。「那个阶段真的是梦中都在做研究,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舍不得!」

别人眼中的刻苦耐劳,在宋春山而言只是自发的倾情投入,乐在其中,这源于他感悟了做研究的意义:「过去的我只是读书、吸收知识,但到了研究阶段,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去探索未知,创造新知,做前人所不及,因此我每天都迫不及待求知求真,那感觉振奋无比。」

研究以外,他的外语能力也突飞猛进。生性乐观、不怕出错的他,从抵达日本首天就大胆张口说日语。「我的教授多年以后曾跟我开玩笑:『是你毁了我的英语!当年你是我第一个国际留学生,我本想跟你好好练习我的英语口语,谁知你的日语比我的英语还要好!』」宋教授笑道。「中国人学外语通常比较害臊,但我从不把自己太当回事,也乐于跟大家交流,而流畅说话的能力带来好处良多。」

1986年,宋春山成功研发出新型钼系和镍系熔融盐催化剂,能把固体的煤高效转化成液体燃料,由此发表了人生中第一篇以英文撰写的国际学术期刊论文,并获邀翌年在荷兰召开的国际煤科学会议作报告。欧美专家云集的国际会议上,这位年轻的中国学生崭露头角,毫不怯场,给一批美国顶尖学者留下深刻印象,不久获招揽到美国宾夕凡尼亚州立大学燃料科学学科。

2000年在宾州州立大学获颁首个专业奖项Wilson Award

到了美国的宋春山从助理研究员做起,逐步擢升为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正教授,到2020年离开宾州州立大学前,他已是燃料科学杰出教授、化学工程系教授、能源研究所所长、能源与环境研究院副院长。他曾获选为美国化学会燃料化学分会主席和石油化学分会主席,还有十几个关于燃料、催化及二氧化碳领域国际会议的主席,并担任过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法国巴黎大学以及中国各大高等学府的访问、特邀、客座或兼职教授。2015年他带领美国九所大学组成团队,竞争研究基金,最终获美国能源部资助二千万美元,创建了大学能源研究联盟并担任创始主席,直至展开香港新篇章。

三十年的美国之旅,头十年是默默无闻的辛勤打拼。起初他研究提高煤液化的效能和液化油与多环芳烃的催化加氢,以及液体燃料的化学选择性吸附脱硫和吸附脱氮,用作超音速飞机的新型航空燃料;进而尝试捕集、转化和利用二氧化碳中的碳,制造超洁净燃料和化学品。「我在美国没有任何根基和人脉,但往好的方向想——没有人认识我,那我更加没有思想负担,只管做自己认为重要的就行了!」

随后二十年,凭借他在燃料科学、洁净燃料、吸附和催化方面的独创研究及多方合作,宋教授开始在学术征途乘风破浪,屡获殊荣。其中令他最感荣幸的,是2010年获得国际燃料化学领域的最高学术奖——亨利.斯托奇奖(Henry H. Storch Award),以及2019年获得国际烃类及石油化学领域的最高学术奖——乔治.欧拉奖(George A. Olah Award)。曾获1994年诺贝尔化学奖的乔治.欧拉一直是宋教授的楷模,欧拉教授的后期研究也涉及二氧化碳的捕集和利用,并曾多次引用宋教授相关研究论文。获颁以欧拉教授冠名的大奖,令宋教授更加坚定他的绿色能源梦——用工业排气和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以及海水中的水制造的氢气为原料,利用可再生能源合成化学品和超清洁燃料,达至可持续发展。

宋教授2004年在宾州州立大学带领的研究团队

最高荣誉加身并没有令宋教授志骄意满。一年后,他放下在美国得来不易的安稳、认可和终身杰出教授地位,踏上全新旅程,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吸引他的除了中大理学院人才济济,学术氛围浓郁,还有中大深厚的中国文化根基。「我不仅热爱科学,也一直喜欢探究文化、历史,经常思考东西方文化差异,这一点和中大志同道合。

「我并非为了应聘一份院长的新工作而搬到一个新地方,而是认为自己能为理学院、中大、香港、大湾区乃至中国的发展作出贡献,留下正面影响,才迈出这一步。」

在第三波新冠疫情期间上任,显然困难重重。「初来乍到,最重要的是跟大家见面讨论,互相认识,但疫情下成了奢望。」宋教授说。「但我从来不是抱怨的人,只着眼在现有条件下,尽己所能做到最好。」

他深信,挑战与机会并生。「过去我每年到世界各地出差数十次,现在因为疫情哪都去不了,反而为我省下大量时间,促成更多工作推展。」短短一个学年内,理学院就倡议成立三门新课程并获教资会批准,还参与了三项跨学院的大型研究及教育项目合作。「我由衷感谢一年多来中大领导层、理学院前任院长及现任院长团队、各院系学科的主任和诸位教授,以及理学院办公室诸位的大力支持和协作,期待继续跟大家一起推动中大理学院的持续发展。」

宋教授理想中的理学院,也和他的为人处世之道如出一辙。「我希望中大理学院凭借别创新格的教育和研究跻身世界一流,面向未来世界,培养出对社会更有用的建设型人才,通过学习科学、原创研究以及多方合作,解决社会面临的科学技术挑战,令世界变得更美好。」

眼前的宋春山教授文质彬彬,温润如玉,谈起热爱与理想时双眼炯亮,与额前的银发辉映着睿智的光芒,让笔者感受到他不仅是能源与催化化学专家,更是善用自身能量、从不虚耗生命力的智者。正如他所言,思想境界的高低决定一生成就的大小,相信在宋教授引领下,理学院及其师生将在思维、修养、造诣与影响力更上层楼。

文/christinenip@cuhkcontents
摄/Eric Sin

标签
宋春山 理学院院长 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