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8.2011

381

 
《中大通讯》第381期 > 特写 > 到乌干达,看不一样的人生 > 那里有爱(倪绮珊)

那里有爱(倪绮珊)

previouspausenext

那里有蓝天白云、那里有绿草如茵、那里有笑脸童颜,那里是哪里?

在7月的上旬,我踏上人生的第一次旅途,去到一个我毫不熟悉的地方──乌干达。由抵达的第一秒起,我便深深感受到自己身处异地。首先是一望无际的天空,配合绿色的草地,那景象多么怡人!然后是咖啡色的路,用砖砌的房屋,还有随处走来走去的禽畜,一切都很新鲜。

另外,也不知是否因为非洲人的肤色影响,他们的笑容总是很灿烂很吸引的。我在乌干达认识的第一个非洲人就是我们的导游Bony,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如阳光,既热情又亲切,一见到他心情都变得开朗。然后在随后的两星期里,我遇到的非洲人们都同样地友善。无论是在行程安排的活动中见到的、在Watoto的儿童村或婴儿中心见到的、甚至是行车时经过见到的,只要你向他们微笑或挥手(甚至不用),他们都会回你一个最热情的笑容或打招呼。起初真的奇怪为什么他们见到陌生人都可以这么开心。平日在香港如果平白无事有个陌生人对你笑对你打招呼,我们的反应不外乎是:他是否认错人?好奇怪的人!这人想打我什么主意?但当每天都见到这样的人,我便明白到,这就是非洲人最可爱的文化之一。

最深刻的是到Watoto其中一条儿童村探望我的儿子。没错,那是我助养了近九个月的十岁男孩。与他见面前的感觉是很难形容的,尤其是我是与另外十个同学一起助养他,而且一直以来只通信过一、两次,本身感觉是很疏离,像是大家都只是捐了一年的钱般,缺乏一种母子的感觉。更何况,我们十个大学尚未毕业的学生,自己都尚未有经济能力,凭什么去助养别人?这一切的想法都令我有点不知所措要怎样面对这男孩。但是,与他见面后,这些想法就顿然消失了。

我的儿子是一个很乖的男孩,从他的家庭妈妈中得知他平日会很帮忙做家务,而且与其他兄弟姊妹相亲相爱,从不打架。他不是吱吱喳喳的那一种,但也十分活泼好动,与很多非洲儿童一样,他最喜欢的活动是踢足球。所以,我便与他踢了一场波。足球是世界波,每个地方都有其热爱者。但这里的儿童不同的是,他们没有自己的一个足球,但大家一起分享一起踢也快乐不已。他们没有最新最型的球鞋,而是脱鞋赤脚地踢。他们没有标准的足球场,但有一片草地便足够他们跑个半天了。不是我夸张,这小孩虽然年纪轻轻,但球真是踢得不错,已经能控球自如,射球更充满力量。虽然与我这个不懂踢足球的大女孩玩,但他没显得不耐烦还很高兴。我问他将来是否想做足球员,他毫不犹豫地便答是了。他的房门前贴了一幅他自己画的画,是他自己在踢球的样子,那时他只是小学二年级。年纪这么小便已有那么明确的目标,我回想自己还真是惭愧。或者你会认为那只是小孩的童梦而已,那么,既然小孩有梦,我们为何都忘了从前有过的梦,我们勤力读书考试、努力上班赚钱,但究竟我们的梦想、我们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只是短短半小时的相处,我们便由原本用钱用几句文字联系的关系,变成一起笑过跑过的关系。我想,他可能比我还要高兴。我从来都未感受过原来作为一个小小赞助者,我是真的可以为一个儿童带来欢乐带来爱,但当我亲身接触过,我便知道了。我们捐的钱是可以帮助到孩子的生活,但同时我们的爱更是他们成长必需的元素,活在关爱之中的孩子必是幸福的。

回到香港,虽然在市区内抬头都看不见蓝天,没有大片草原,人们都不会随便对你笑,孩子都不会跑过来拥抱你,但是,我们感到失望吗?生于斯长于斯,我们认为这个地方有多少我们感到不快的事物,或许是我们忘了那些美好的事物而已。其实,在香港很多郊区的地方,我们是可以见到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的。有很多人,其实只要你对他们友善微笑,原来他们不是想像中冷漠。只是,我们见得多的事便麻木了生厌了,我们自己都没有尝试去爱,当然得不到想要的爱。

那里有蓝天白云、那里有绿草如茵、那里有笑脸童颜,那里是哪里?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