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9.2011

382

陈竟明教授(左二)和他的研究团队

 
《中大通讯》第382期 > 洞明集 > 鱼游浊水

鱼游浊水

previouspausenext

香港水质监测研究

邻近中文大学的沙田城门河是非洲鲫的天下。这些大群往来的河鱼生长迅速,繁殖得很快。一般人以城门河水质不理想,故少有钓取河鱼来吃。原来香港引进非洲鲫是放在水塘作灭蚊鱼之用,因为这些鱼非常杂食,对控制水藻生长也很有效。


中大环境科学课程主任陈竟明教授说,香港所称的非洲鲫,台湾称为福寿鱼或吴郭鱼,其实不是鲫鱼,不过和鲫鱼形似而得名。鲫鱼是亚鲤科,而非洲鲫正式名称是
「罗非鱼」(Tilapia),属于鲈形目的丽鱼科(Cichlids),分布世界各地,可生活于咸淡水交界,热带至温带地区均常见。


据陈竟明教授解释,鱼类对污染的抵受能力各有不同,有些如鲑(三文鱼)之类的鱼最受不得不洁净的环境,但非洲鲫非常耐污染,适应力很强。鱼类抵受污染的能力其实和鱼肝有关,和人一样,肝脏的功能之一是排走毒素,这项功能愈强的鱼,处理污染物特别是金属的能力也愈高。非洲鲫的肝脏组成便有较强的抗毒能力。


抵抗力弱的鱼在水质不佳的城门河生存困难,样本难求,抗毒能力较强的非洲鲫因此成为城门河水很好的金属污染指标。陈竟明多年来都利用非洲鲫来监测城门河水质。他解释:「若要了解污染物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以及化学物质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就须利用生物标记去评估这些污染物的风险。否则,那些化学物质在水中和沉积物的浓度,只不过是没有意义的数字。」他从化验鱼肝残留的金属得知,城门河河水含有铜、锌、镉和铅等,而以铜的含量较高,这主要是本土土质含量受马鞍山铁矿和城市污染影响所致。


「政府的确下了很多工夫治理城门河,基本的工程是挖走淤泥,注入细菌把有机物分解。渠务署提供的资料说,城门河的水质是改善了。但根据我们的观察,河里残留的金属和有机化合物如二恶英等仍没有得到妥善处理。」


陈竟明说,在香港水域内含量不低的化学物质有多臭联苯醚(PBDEs);这种主要用作防火涂层剂的有机化合物会干扰人体荷尔蒙,现时受到美国和欧盟严格监管。另外一种香港水域内含量颇高的是滴滴涕(DDT);这种合成杀虫药在发达国家已被禁用,但很多发展中国家仍普遍使用来杀蚊。这两种化学物质都是随珠江三角洲的水流而来的。


据陈竟明说,香港工业和农业都不发达,对香港水域的影响不算严重,政府亦有规管,所以香港水域的水质仍是可以接受的。现时最不受控的污染是来自城市形形色色的排放,尤其是经路旁的雨水渠直接出海的各种污水,源头包括小食店、商铺、车房、街市等。


其实非洲鲫有丰富蛋白质,清蒸红烧均为美味鱼馔,但必须在烹调前把鱼肝和其他内脏彻底清除,这也是吃鱼的常识。非洲鲫是世界主要养殖鱼之一,年产过百万吨,在中国、台湾、东南亚和很多地方都很受欢迎。「非洲鲫有很多种,香港见到的大概有四、五种,」陈竟明说。「曾经有人把非洲鲫用海水养殖,养出来的鱼肉质爽脆,而且没有香港人不喜欢的『泥味』。但要改变香港人的观念和口味谈何容易。不过这种鱼对我们来说是另有作用。非洲鲫在香港做不成嘉肴,但为了科学研究而献身,也很有意义。」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