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10.2011

385

梁元生教授(右二)于1968年与同学在崇基校园留影
 
《中大通讯》第385期 > ......如是说 > 崇基学院院长梁元生教授

崇基学院院长梁元生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对于崇基学院来说,六十年表征了什么意义?


在中国文化来说,六十为一甲子,代表着循环不息、周而复始的意思,意义重大。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我们也该总结过往经验,在起点重新出发,向前迈进。


由学生、教师,以至院长,你见证了崇基不同的时代,可否概述当中转变?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崇基创校初期校址位于中环,其后才迁至现址。学生兼具了城市的广阔视野和乡村俭朴之风。迁址后校园位处偏远,交通不便,同学们因而十分熟稔,也充分展现了小型博雅书院的特色。念书时的生活点滴,仍然深刻难忘,相信六十年代的崇基人亦像我一样。在美国念完博士后,我先后在新加坡和美国任教近二十年,才回到母校,那时书院规模已壮大许多了,但一些优良传统仍然承传下来,例如崇基的校风仍然严谨而开明。我们的宿规堪称全校最严,但这些宿规却是由学生和书院共同制定的。学生是享有很大的自主和参与权的。


犹记得你刚上任院长时,曾表示不欲为学院发展划定一张发展蓝图,避免扼杀创意,反过来限制了发展。实行起来,情况如何?


我常说,自己的宗教信仰是基督教,伦理方面采用儒家思想,而管治则以道家自然无为为依归。所以,我最鼓励和支持同事、教师和学生提出意见,为崇基共谋更美好的发展。为了推动学生发挥创意,特别设立了宋常康创意奖和崇基圆梦计划,让学生天马行空,大胆构想,由书院给予支持,助他们实现计划。然而,在众多的学生建议中,至今仍未见极具创意和充满巧思的构想,仍待继续努力。


对于学院的发展,又有什么期望?


希望透过这次六十周年院庆,重新凝聚师生、校友和同事,释放出更多能量,推动书院发展。崇基的创立是因应社会需要而来,并一直延续着这种与时并进的精神,故不断有新的计划来应对新的挑战。举例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崇基即开与内地院校交流之先河。香港回归了中国后,院方又构思如何协助学生认识过去无法涉猎的两个范围─外交和国防,最终与北京中国外交学院签定交换计划,使崇基学生有机会藉着交流学习外交政策、关系和礼仪,也许还有接待外交使节的实习机会。


对新增了五所书院,有什么看法?


书院制得以多元发展,并得到广泛的支持,是一个惊喜。对于2012年同时有两批新生入学,增建书院是一个解决方案。新书院的规模不一,且各有不同的教育理想,各显神通,满足各类学生的兴趣,提供了多种选择。对原有的四所书院来说,这个发展是挑战,也是机遇。让我们也趁机反省和检讨,务求把书院办得更好。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