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1.2011

386

樊善标教授
 
《中大通讯》第386期 > 特写 > 旧梦须记如何记

旧梦须记如何记

previouspausenext

在电视普及之前,报纸副刊是香港人的主要娱乐。大名鼎鼎的副刊作家如十三妹、三苏等,在五六十年代红极一时,有读者天天买报只为追看他们的专栏。究竟他们的文采如何?发表过哪些一针见血的言论?大概五十岁以下者已无从得悉。半世纪过去了,因缘际会,原本深埋于图书馆档案室的小部分遗文,已重新付梓,以飨故人,复觅新知音。

翻旧报寻找香港身影

中大香港文学研究中心主任樊善标教授说:「中国语言及文学系有几位老师对香港副刊文化研究很有兴趣,不过,他们论文提及的专栏,现只存于四十至七十年代的旧报纸合订本或微缩胶片,很少人有机会看到。因此,我们决定把一些有代表性的篇章结集出版,除了推动学术研究,还希望读者能认识香港的历史。」该中心与天地图书合作,于本年6月出版了由卢玮銮(小思)教授主编的「旧梦须记」系列文选,五本文选有三册已经出版,重新呈现几位风靡一时的专栏作家的笔下世界。

举世无双的香港副刊

「旧梦须记」系列的素材,都选自文艺副刊。香港的副刊有几项首创特色,如版面分成格状,有些索性以作者名字为栏名,有固定字数和刊登位置,而且天天见报,读者与作者有问有答,关系密切,往往造就舆论。樊善标教授指出,副刊在战后至八十年代都很受欢迎。香港重光后人口急增,在五十年代,报纸俨然负起了一些政府无法兼顾的服务,如设立读者信箱,发放保健、交友、寻人等资讯,提供社群支援的力量。到六十年代杂文专栏大兴,杂文的出现反映大家对香港这城市有更大兴趣。在八十年代副刊发展到达顶峰,当时香港展开前途谈判,邓小平提出五十年不变的说法,触发港人热烈讨论何谓香港特色,杂文专栏百花齐放,无所不谈,有人认为正好体现了香港最珍贵的言论自由。副刊的社会作用及其在文学上的地位,此时开始得到肯定。

从遗忘处重新出发

现时,碍于不少旧报纸已散失,加上缺乏长远经费,副刊研究之路并不易行。尽管困难,樊善标教授说还是会继续。「研究本地报章副刊专栏并结集出版,是要鉴古知今,令我们对处身的环境有更多了解。香港由一个渔港,经过努力发展成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个公认却简化了的美好说法。努力背后的波折并不简单,有时候努力也不一定保证有成果。要知道我们对一些诸如政治问题的看法或不满,并非始于今日。有些东西被遗忘了,我们要把它捡回来,才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目前的问题。

「人在前路茫茫之时,便会缅怀过去自我安慰。怀旧是对现状不满的婉转体现。我们不是怀旧或鸵鸟埋沙,旧梦须记,但记后要总结经验,面对将来。」唯其如此,才不致辜负半世纪以前这批可敬的「爬格子动物」,日复一日埋首伏案,既经营着生计,也藉着他们的笔杆给我们勾划这个城市的吉光片羽。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