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1.2011

386

 
《中大通讯》第386期 > ......如是说 > 翻译系研究教授黄国彬教授

翻译系研究教授黄国彬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你翻译了但丁的《神曲》,有说你的意大利文是自学的,可是真的?

不是。我最初在香港大学念意大利文,接着报读了香港意大利文化协会的课程,及后远赴意大利佛罗伦斯大学深造,当时选修了意大利文、意大利文学和专研但丁《神曲》的科目。回港后,我经常阅读意大利文学作品,特别爱读意大利诗歌。要掌握一种活语言,相比于自学,上课有效得多,尤其是由以该种语言为母语的老师任教的话。因为上课可以互动交流,远远胜过静态的自学。

愈来愈少人念文学翻译及文学,你有何看法?

很可惜。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很多学生念英国文学,特别是有名的官津补助学校。念过英国文学,念过大文豪如莎士比亚的著作,你的英文会不一样。我有幸中六时已有机会读到大师级的作品,如莎士比亚、约翰.弥尔顿和塞缪尔.约翰逊。现在愈来愈少中六学生对经典作品有兴趣,中英皆然。我常用这个作为文学翻译课的开场白:「念文学不会使你成为李嘉诚;但读过这些钜着,你的精神领域就是不同,会更加欣赏上帝的伟大创造,精神生活更加丰盛。」

意大利文外,你又懂法文、西班牙文,更写得一手漂亮的中英文,除了天分,是如何练就?

其实我的中英文都有待改进。回想中学时代,我得感激母校皇仁书院给我均衡接触中英文的机会。皇仁虽然是所英文官校,主要以英语授课,但同样着重中文,我和同学也参加过中文写作比赛。记得念中三时拿了奖,当时的评判是一位很有名的专栏作家,以为皇仁学生只是长于英文。他见我参加又得奖,就打趣说:「你是来自皇仁的吗?怎么今天不「炒鸡肠」了?」(英文草书弯弯曲曲的,那个年代被戏称为「鸡肠」。)学习语言,兴趣是很重要的,在年轻时,更要多阅读。

你曾于不同院校任教,中大学生与其他院校的相比,有何不同?

中大生很出色,可谓精英中的精英。我在很多不同场合也提及,中大过去数十年发展有目共睹,毕业生应以母校为傲。身为大学一员,实在与有荣焉,在中大教书确是很开心。

完成了名著《哈姆雷特》的译注,有何可分享?为何选这作品?

《哈姆雷特》匠心独运,作为翻译的原素材,非常考功夫。这是莎士比亚登峰造极之作,疯魔世世代代的文学师生,我自己当然也不例外。我在大学时上了这个剧的课,年日渐长,愈发懂得欣赏莎士比亚作为诗人和剧作家的伟大之处。2006至07年,我任教一科论及戏剧翻译的科目,谈到译者可以怎样处理戏剧,特别是不同时期戏剧大师的名著,我就试译了《哈》的第一幕第一场,与同学课上讨论,藉此引导他们留意很多译者常忽略之处。数年前我完成整个剧本的翻译,虽然花了不少时间,却令人振奋。

谈谈你的诗剧创作,为何会选这体裁?

除了学术文章外,未来我计划把时间分配在创意写作和翻译。我刚完成一篇一千三百多行的敍事诗,很快会于文学杂志发表。两年前,《城市文艺》也刊登过我一个八幕的诗剧本。过去数十年我创作很多小品,是时候做一些新尝试,例如敍事诗或诗剧。我一向对这两种形式有兴趣,爱其变化多端,不拘一格,当然更是因为对荷马、但丁、约翰.弥尔顿、古希腊悲剧家索福克莱斯、莎士比亚,以及其他大文豪的景仰。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