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2.2011

388

丘成桐教授
 
《中大通讯》第388期 > 特写 > 穿梭文理之间—丘成桐教授

穿梭文理之间—丘成桐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崇基学院于10月28日举行六十周年院庆感恩崇拜,邀得肆业于崇基学院的中大博文讲座教授丘成桐教授,分享他与学院和中大的渊源、当年校园生活点滴,以及他对毕业生的期望。


丘教授不但是数学界巨擘,更文理兼通。旁征博引且情理兼备的演词,固然令人动容,在他与专撰写科学文章的Steve Nadis合着的The Shape of Inner Space: String Theory and the Geometry of the Universe's Hidden Dimensions 一书中,不但阐述卡拉比-丘空间和弦理论上的问题,亦刊载了他的两篇诗作,将科学和文学在抽象空间中结成一体。


讲辞全文如下:

『两个月前,梁(元生)院长邀请我在崇基学院的早会演讲,他说这个讲座的主讲者都是头戴光环的学者。今天,本人不胜荣幸,顶着半白而稀疏的头发站在这里,和各位谈谈往事,也谈谈创校先贤的高瞻远瞩和本人的愿望。


今日是崇基六十周年的纪念日,本人今年六十有二,先父和先姐都曾在此工作,我们三兄弟都在崇基肆业。崇基学院培养了我,我也以此为荣。


一九五四年,先父丘镇英先生协助当时崇基的凌道扬院长到马料水选建校址,当时崇基书院所心仪的土地,为丘姓客家村民的田产。先父以同宗的情谊说服了村民,把祖业出让给崇基办学。当年书院里有不少流亡学生就读。他们胼手胝足,建立了最早期的校舍。五十年代,物质生活甚为匮乏。由于经费不足,大部分教授收入低微,仅足糊口。在艰苦的岁月中,学生虽然半工半读,但仍然坚持本天地立心、无间东西、尊崇基督、励志笃行的立校精神。


我们在吐露港畔,远眺雄伟苍苍的马鞍山,总觉得志气高昂;我们在清早日出时,静观着薄雾低垂,渔夫撒网的海景,心情特别平静;在火车隆隆声中,我们在课堂里切磋问学,乐也洋洋。


在运送猪只到香港的火车上,我们见证了中国从衰弱而兴盛的历程,同时也看着大学的发展。先是联合、新亚两个书院搬到马料水,校园因此扩大了不少,其后又增加了逸夫书院。到了近年,更加多了其他比较小型的书院。这些书院各有特色,但崇基始终是最主要的书院,它位于大学最显著的地带,正如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哈佛大学的Adams House一样,都是大学里面带标志性的书院。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毕业生立身处世,在中学、大专、政府部门、工商界和各种专业中,都不乏成功的例子。身为崇基的校友和学生,能对社会作出如许贡献,实在感到自豪。


六十年来,崇基的校友,包括我们的前辈,自己一代,以及我们的学生,散播在全世界各地,逐渐建立起一种独特的传统,这或许是中文大学能够流传永世的契机。这种传统要和英国的剑桥、牛津,法国的巴黎大学,美国的哈佛、耶鲁并驾齐驱,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从进入学院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朝夕切磋,同悲共喜,毕业后在不同的岗位上发光发热,遥相呼应,凡此种种,都如涓涓细流,融滙成大学的传统。不知不觉地,大学影响我们的前途,她是我们的根,孕育了我们的思想,让我们成熟。在校园里编织了美好的梦,终此一生我们努力不懈,让梦想成真。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书院作为保存文化、弘扬学术的机构,学生亦有学人的使命。从古到今,代有盛衰,国有兴亡,但文化的大河长流不息。它移风易俗,维系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团结,滋润我们的生活,使其多姿多采。


在西方,古希腊早已覆亡,可是它的文化却源远流长,透过文艺复兴,或明或暗地影响着现代社会的科学和文化。


中华文明和希腊文明都是古文明中最优秀的。这两种文明在发展期间,无不经过圣哲贤人们的深思,反覆探究始能确立,呈现其中不朽的精神。而这些思考、辩论往往是在一些学院里完成的,在中国有孔子和弟子的「私学」,亦有宋明的书院;在西方则有柏拉图的学院,以及欧洲中世纪以来的大学。这些学院都能承先启后,推动了文明的进程,照亮了历史的航道。


十九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化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可说是花果飘零。有心人都在找寻一种能融滙东西方思想的文化,悠悠百载,从没放弃。崇基立校的精神在于本天地立心,无间东西,沟通学术,其大义亦在此。六十多年来,由于政治的原因,国内的学者没有办法能培养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所推许的「独立之思想,自由之意志」。香港虽然偏处一隅,却有这样的客观条件,关键在于同学们有没有雄心壮志,去引领风骚,或在科学界,或在文化界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局面。我衷心希望,糅合东西文化的学者,很快就在崇基学院这片沃土上成长。


记得当年先父在崇基授课,课后在家和学生讨论希腊哲学的真谛,讲到求真和美善,此中情景,数十年后,犹历历如在目前。它激励我在学术上勇往直前,「究天人之际」,参悟大自然的奥秘,做一个昂昂然的大丈夫。我国的文化沉积既富且丽,有关人际与天人关系的中庸思想尤其深刻,如何参照希腊哲学来补其不足,值得我们深思。人在年青时,总要立大志、成就大事业。校歌说「止于至善,真理弥光」,愿与诸君共勉。』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