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2012

390

麦淑贤教授
 
《中大通讯》第390期 > ……如是说 > 音乐系副系主任麦淑贤教授

音乐系副系主任麦淑贤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麦淑贤教授在多伦多大学取得英国文学及音乐双主修文学士学位,在纽约城市大学皇后书院修读音乐学,获颁文学硕士学位,后在罗彻斯特大学伊思曼音乐学院取得音乐学和音乐理论哲学博士双学位。她以跨学科的手法钻研音乐,探讨调性音乐的结构与表达之间的关系,其研究范畴包括辛克分析法、文本与音乐的关系、音乐符号学和音乐理论史。她在2008年获美国音乐理论学会颁授新晋学者奖。

你拥有音乐及文学的文学士学位,其后是什么令你决定专研音乐而非文学?

所谓「琴为心曲」,音乐常被喻为发乎自然的情感抒发,但同时也是最工于技法的表达模式。我所指的是,音乐固能直接、精确地激发听者具体的情绪或肢体反应,但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效果,我们却往往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一般人(包括我自己)惯以文字描述、传达和建立对世界的理解和认知,但音乐却是本质相异的语言,它是怎样运作的呢?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因为想探索个中的奥秘,所以便跑去念音乐了。时至今日,这点好奇心仍是我研究的动力。

为什么对舒曼和舒伯特这样有兴趣?尤其是后者,你甚至写了一本以舒伯特抒情主义的再思为题的书。

一般人听说我是研究舒伯特的学者,都会以为我研究的是其声乐组曲。事实上 Schubert's Lyricism Reconsidered一书谈的是他的器乐作品。该书的前提是:舒伯特晚期器乐作品中的非传统曲式设计及调性布局源于理想主义美学对语言的构想,尤以对「抒情」的解读为然。作曲家在大型器乐曲内大量采用了抒情诗歌内典型的并置及排比语法模式,可说是为当代的音乐及文学创作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技法联系,既承袭了莫札特和贝多芬的古典作曲传统,亦参照了他和友人共享的文学认知。舒伯特在两者之间游走自如,从而开创了新颖而独特的器乐形式。

可以谈一下你的创作吗?

我写诗,是双语对照的,也曾翻译友人的文学作品(如画家黄仁逵的散文英译本,将于《译丛》发表)。2011年2月在第三十九届香港艺术节首演的原创英语室内歌剧《年轮曲》,是我与作曲家邓乐妍(中大音乐博士毕业生)合作的,由我负责剧本和歌词。

你是一位多才多艺、兴趣广泛的女士,余暇喜欢做什么?

创意写作和文学翻译,看很多表演(不限于古典音乐会,也有戏剧、舞蹈等),看电影、画展,参与诗歌诵读会、新书发布会、诸般艺文活动……,真是附庸风雅,无药可救。不过,我也喜欢到健身室去。

来生你会想做什么?

我想好像中国文学研究家和作家钱钟书那样,学贯中西而举重若轻,更能兼顾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但当然,他在文化大革命中所受的苦难便可免了。退休后,我希望可修一些中文系的课,譬如说,学习怎样写旧体诗。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