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4.2012

396

张越华教授
研究指的士高或派对上,服用精神药物甚为普遍
 
《中大通讯》第396期 > 特写 > 青少年滥药与解窘

青少年滥药与解窘

previouspausenext

报载北区医院去年处理了一百二十六宗滥药个案,发现四成四人膀胱过度活跃,有四人更情况严重,其中一名只有十四岁的少年因为长期滥用俗称K仔的氯胺酮,刺激膀胱壁增厚,膀胱容量减少至只有九十毫升,即少于一瓶益力多,需要频密如厕,苦不堪言。少年戒掉恶习后,膀胱功能才有少许改善。

类似个案对中大社会学系系主任张越华教授一点不陌生。他专研犯罪与越轨、药物滥用及医疗社会学,一直关注酗酒和吸毒问题,刚完成了一项由禁毒基金资助的香港青少年滥用精神药物的研究。研究采用纵贯性问卷调查,以七百多名滥药青少年为对象,每半年访问一次,在2009至2011年间内共进行了六次。此外,该研究亦组织多个滥药青少年焦点小组,探究他们的滥药经验。最令张越华难忘的是一名二十八岁的青年,滥用K仔等已十年,时常滔滔不绝谈论自己的经历。他现在最大的烦恼是每十分钟便要上洗手间,乘搭交通工具已不可能。他希望能以过来人身分到学校劝诫中学生不要滥药。

过去十五年,张教授进行了多项香港药物滥用及药物政策的研究,他说:「滥用K仔,最先及最容易受损的器官是胃,其他如心、肝、肾和膀胱也陆续受影响。家长如果发觉孩子时常无缘无故胃痛,很可能是一个警号。如果小便亦见频繁,更不容忽视。」

他解释,二次大战后到九十年代中肆虐香港的毒品是俗称「白粉」的海洛英,九十年代中开始,毒品种类多样化,青少年使用精神药物人数大幅上升,政府除了禁制,亦开始着重预防教育及康复服务,对毒品问题的研究也愈来愈多。「上世纪末,全球青少年滥药问题突趋严重,欧美尤其厉害。1998年,英国社会学家霍华德帕克教授发表了研究报告,主题是颇为震撼的『消遣性滥药的正常化』,指出在的士高或派对上,服用精神药物变得普遍,愈来愈多青少年以这种方法消遣。香港今天正正是这个样子。」

据张教授的研究,现时香港的滥药者已经不限于边缘青年或者读书不成的学生,不少是普通学生和有正当工作的年轻一代。令人担忧的是不少滥用精神药物的青少年,认为这只是一种坏习惯,和吸烟、上网、打机、赌博没有什么分别。「他们不觉得是吸毒,没有危险意识。现在的滥药者主要『索K』,表面上与常人无异。而且『滥药』和『吸毒』在词义上有轻重之分。因此,现时政府宣传上多用了『吸毒』一词,提醒青少年不要轻视服用违禁药物的严重后果。」

张教授接触的滥药青少年都说,在家索K父母不易察觉,在学校洗手间或课节交替时在课室内索K亦易如反掌。张教授称,现在已进入「毒品新时代」,鉴于本地戒毒服务一向针对海洛英毒瘾,要转为治疗滥用精神药物人士,是急需深入探讨和评估的。此外,滥用精神药物的青少年成长后,生活方式转变,未必能像昔日一样参加K仔派对。踏入人生下一阶段,索K一族会不会转而吸食白粉,也是有必要研究及监察的问题。

身为现任香港社会学会会长,以及亚洲犯罪学会创会会员的张教授指出,「过去十年社会发展急遽,竞争愈来愈大,青少年对未来感到天地茫茫,无所适从,索K是某些人在面对艰难的社会现实时的反应。」他说∶「滥药是青少年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我们营造了怎样的社会,便有怎样的青少年问题。要有效防止毒品或者其他危险的成瘾行为侵害,最好还是从研究青少年文化上着手,才会事半功倍。」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