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4.2012

396

黄仰山教授
 
《中大通讯》第396期 > ……如是说 > 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黄仰山教授

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黄仰山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日趋流行的家庭医学究竟是什么?

家庭医学属于医学专科中的其中一门,在世界多个地方包括香港,都可以修读和执业。理念是病人为本,以期及早诊断病患,并提供全面和延续的医疗护理。人生病了,第一个要找的通常是家庭医生,医生与病人会保持长久的关系,为病人的健康统筹各种所需要的服务。家庭医生不仅治疗身体的毛病,还会为病人的饮食和心理健康提供辅导建议,以收预防、检测和治理之效。

为何选择家庭医学?

我的兴趣一向很广泛,不想太专注于哪门医学专科。家庭医学令我有机会接触各色病人,认识林林总总的疾患、症状和病案。医治过程中要兼顾病人的精神或心理是否安康,这方面能够满足我对人的兴趣和好奇心。

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成立家庭医学及基层医疗学部,目的是什么?

在家庭医学领域提供卓越的教学、研究和服务,着重对个别病人的护理,而非全民医护。我们的最新动向是开展一个获香港赛马会资助的项目,从生理、心理和社会三方面入手,为弱势社群病人提供跨学科的全人健康服务。一些常见疾患若由跨学科的基层医疗团队处理,会控制得比较好。除医生外,护士、物理治疗师和社工都会参与。

你怎样看身与心的关系?

身体的生理变化会影响心理和精神,反过来说,情绪的波动也会影响身体机能。我感兴趣的研究是禅修或静观对健康的影响,已知道它对癌症或抑郁症病人有正面疗效,我想更深入知道它对纾缓痛症、焦虑和长期紧张的功效,以及对肥胖症和失眠等热门公共卫生课题的作用。

香港正在和将会面对什么公共卫生课题?

香港人口日趋老化,老年医疗无可避免是大问题—应该提供哪种可以永续的老年医疗服务?本地空气质素也每下愈况,贻害不浅。老年医疗和空气污染乃当务之急。但我相信,如能实事求是,定会找到解决办法。我们需要更多能够通盘考虑,并具备生物社会学识见的医务人员和决策者。

你从小就立志行医?

我一向对文理科都有兴趣,尤其是生物学。在加拿大念大学时,修读人类生物学和心理学,毕业后想找一门结合个人兴趣和所受训练的学科,发现医学正好合适。如果我不读医科,可能会当实验心理学家,因为我有一年暑假时在加拿大一所心理学实验室当实习生,那是难忘的经验,它也是研究人的精神和行为。

你爱看哪种书籍?

心理学,乃至与宗教或灵性有关的。大学时代读社会心理学,我眼界大开,它把我从书本读到的科学知识与所接触的社会现实接通了。最近,健康或正向心理学的书令我兴致盎然,因为与公共卫生很有关系。它不把疾病孤立看待,而是从全人健康角度衡量有哪些方面可以增进安康。目前,医学仍然是以个别疾病为主导的学科,我们要摒弃固有思维,才可以为现代人的奇难杂症找出睿智的解答。

除了教学及研究,你还担任什么公职?

我参加动物权益组织的活动。我养了许多宠物,有三只猫、两只狗和八只鹦鹉,我必须为它们发声。我也是香港家庭医学学院会董,积极参加学院的研究计划,且是《香港家庭医学学院季刊》总编辑。

这么年轻便当教授,对教学生或医治病人有影响吗?

也许我对学生的了解会多一点,因为我明白他们的用语,熟悉他们社交和表达看法的方式。但归根结柢,这关乎你是否用心去了解和跟学生沟通,视他们为有血有肉的人。跟病人相处也一样。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