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5.2012

397

张妙清教授
 
《中大通讯》第397期 > ……如是说 > 心理学系系主任张妙清教授

心理学系系主任张妙清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为什么会对心理学感兴趣?

小学的时候,我在观察到别人的行为时,就常会想他们有什么思想?为什么会这样想?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会有什么感受?而心理学是有系统和以科学方法认识人的行为的学科,后来发现美国中学有心理学课程,所以在香港没念完中学就去了美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给心理学课程所吸引。

为何在1996至99年暂离教职,担任平等机会委员会(平机会)创会主席?

我那时是社会科学院院长,也曾犹豫应否离职,但我在社会上一直推动妇女权益发展,另外也许没有太多人留意的是,我同时也推动残疾人士,特别是精神病康复者的服务和权益的发展,这些经验刚好配合平机会在那时推动制订这两方面的条例,就是《性别歧视条例》和《残疾歧视条例》。我当时觉得,以往自己做了这么多工夫,希望社会在这两方面有所进步,所以在它渐见成果时,暂离教职,为社会推动这方面的努力,是很值得的。

中大女教授不少,管理层的女性却不多,对此你有何看法?

中大和全香港的情况差不多,在许多机构里面,女性在领导阶层占很少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这就要看历史发展。女性受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然后出任一些专业职位,再晋升领导阶层,是要有一段过程。香港女性受教育的转变是由70年代后期开始,即1978年实施九年免费义务教育,至90年代初大学学位增加,女学生的比例逐渐增加,男女大学生的比例到2000年左右开始逆转,女生开始占多数。我加入中大时,女教师人数不用双手可数尽。时至今日,你会看到中层的女性多了很多,这需要慢慢地逐级去演变,但还需有敏锐的支持和制度去培植女性领导人才。

出色的女性领导须要牺牲家庭吗?

现在家庭的两性分工,还是偏重于传统观念,女性通常要负担家庭照顾者的主要角色,而社会常将事业与家庭两极化,使得年轻女性以为只能二择其一。我的书《登上巅峰的女性》探讨杰出女性领导者,她们并非要放弃家庭,而是可以内外兼顾。但须要考虑处事的先后次序,采用不同的策略,懂得善用时间,甚至寻找不同的社会资源帮忙,当然配偶合作亦很重要。你会看到很多成功女性,都会感激她们的配偶认同两性平等的观念,支持她们发挥所长。

可否介绍一下你制订的跨文化(中国人)个性量表(CPAI)?

心理学常会使用一些有科学根据的测量工具,帮助我们客观分析、检视或者形容人的某些特征,将人分类。个性测量除了在临床评估方面能协助诊断和治疗外,还可在工业及组织管理方面用于选拔、培训、晋升人才,或帮助员工在考虑事业发展时加深对自己的认识,用途很广泛。过去心理学测量工具多是借用西方制订的,我刚回香港时就翻译了有名的明尼苏达个性测量表(MMPI)。后来我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合作把MMPI中文版本标准化。我们之后再想,何不自己发展一套适合华人社会文化的个性测量表呢?所以就以心理科学的测量方法,结合本土文化的个性特征,发展出CPAI。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了有些个性特征是文化共通的,但有一个特征是过去西方心理学工具比较忽略的,就是人际关系的角度,西方心理学比较着重个人主义,中国人则很着重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去反映他的性格,例如和谐、人情,在过往西方的量表里不大着重。而CPAI的跨文化研究显示,这些特征并非局限于华人文化,在其他着重集体主义的文化也非常切合。

美国心理学会今年向你颁发「推动心理学国际发展杰出贡献奖」,你有何感受?

我希望能令国际心理学界更认识我的工作背后的一些理念。藉着这次获奖,推动他们更加认识文化,包括中国文化,对心理学的影响。中大心理学系很强调我们是中国人在心理学界的声音。中国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国人的文化经验,中国人的心理学,对主流心理学应该有更大影响。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