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5.2012

398

手机和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出现改变了大众传播模式
邱林川教授(前)与研究生
 
《中大通讯》第398期 > 洞明集 > 网络时代的大众传播:新媒体和视觉行动研究

网络时代的大众传播:新媒体和视觉行动研究

previouspausenext

在2010年,有「血汗工厂」之称的深圳富士康厂房接二连三发生员工轻生,连续数月成为头条新闻。在自杀潮的高峰,中港台两岸三地二十所高校的六十多名师生,发起了富士康事件的联合研究调查。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邱林川制作了一段二十分钟的短片《解构富士康》,作为调查的影像记录。其后他在《传播与社会学刊》发表〈视觉行动研究:解构富士康〉一文,探讨视觉行动研究,以及如何利用视听工具深入了解中国劳工的工作和生活。

邱教授说《解构富士康》不是完整纪录片,而是整项研究的视频注脚。短片展现了富士康深圳厂区工人上下班的场面,并有来自苏州昆山的老员工张厚飞,以及自杀幸存者田玉现身说法,结尾是工人的公余生活点滴。镜头下有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容,是由十多位同学以暑期工身分进入富士康厂房,以手机拍摄得来的。短片于2010年10月初制作完成,到11月中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和香港等地放映了五次,新浪科技频道上载短短几天便录得五万多次点击,反应之热烈大家都始料不及。「传播学在行动研究上已落后于其他学科,」邱教授感受甚深地说,「视觉行动研究应该是一条可让我们急起直追的重要途径。富士康员工的参与固然是关键,但没有手机和网络媒体所提供的大量影像、报道和评论,根本没可能达到现时短片的效果。」

行动研究,简而言之,是透过实际参与研究对象的活动而进行研究。视觉行动研究则辅以视听器材,不在乎拍摄是否完美,而是旨在为社会基层发声。邱教授解释,踏入网络资讯年代,社会阶层基本上是按掌握资讯技术的程度而划分的,包括讯息有产者、中下阶层和无产者,三者之间的不平等分野,称为数码鸿沟或者数码落差。「中国网民超过三亿,差不多八成人上网阅读新闻,他们都属于有产者。有手机但没有上网的大概有七亿人,算是中下阶层。其余的是无产者,这批人接触资讯的机会少之又少,但也有三、四亿人。」

手机和互联网等新媒体出现,令大众传播模式产生变化,影响深远。以新媒体为载体的社会事件称为「新媒体事件」。新媒体的特点是廉宜和获得广大群众的参与,成为传播学近年新兴的研究领域。邱教授说:「新媒体事件可以绕过既有新闻体制让群众发声。社会事件的发展变为由下而上,传播速度更快,互动性更强,也更容易跨越界限。富士康事件就是好例子。」

目前,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新媒体事件数据库已收集了四百多宗新媒体事件,内容大致分为民族主义、权益抗争、道德隐私和公权滥用四种。邱教授指出,中港台三地的新媒体传播有显著分别。新媒体事件在中国大陆出现较频密,独立性强,较少依赖大众媒介。最具象征意义的是2009年的央视大楼火灾,民众用手机和数码相机拍摄大火场面上载网络,是公民新闻超越了电视新闻的经典例子。香港和台湾最哄动的新媒体事件,虽然同样可引发法律或道德议题,甚至提升为严肃的讨论,包括隐私权、言论自由、网络管制等方面,但其本质则较接近日常生活,更像八卦新闻,例如陈冠希「艳照门事件」以及台湾「新228劈腿事件」。「中港台各有其科技特点和社会背景,新媒体对三地事件也因而发挥不同功能,」邱教授说。「这正好说明传播技术和社会结构不可分割。研究人员应该着眼整个扩展了的媒介生态系统,以及背后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体系,以全面发展新媒体事件研究。」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