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6.2012

399

李沛良教授
 
《中大通讯》第399期 > ……如是说 > 伍宜孙书院院长李沛良教授

伍宜孙书院院长李沛良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是什么驱使你2009年退休后还担负起书院院长的重任?

2007年中,我获大学委任为伍宜孙书院筹划委员会的委员,翌年刘遵义校长提出由我出任创院院长,我婉拒了,他仍多番嘱我考虑。2009年暑假前夕,他旧事重提。我郑重审度:本身是中大校友,也在此任教多年,体察到书院制于大学的重要。2012年学生骤增,成立新书院事在必行,若办得不好,将严重破坏书院制,大伤中大元气。正如刘教授所说,善用我当崇基学院院长十年的宝贵经验、以及在中大四十多年建立的广阔人脉,凭亲和力凝聚同侪,为大学办好一所新书院,是义不容辞的。得到太太和家人的支持,我终于在暑假后答应了刘校长。

给2012年的第一批学生准备了什么?

由于整固斜坡和迁移树木额外需时,校园工程须延期完成。第一批学生是艰苦的,三百一十八人,一半在国际生舍堂「寄人篱下」,另一半则「流离失所」,既无宿舍也无校园。但年轻人先苦后甜是好事。崇基创校之初借教堂在地库上课,新亚「手空空,无一物」,何尝不苦?但他们的校友每提及当年的苦,却满是自豪。现在的困顿会是将来的美好回忆。创院学生的体验有助我们改进,模塑书院日后的面貌,身分可是独一无二的。在缺乏校园设施的一年,书院将筹划多种活动,包括创意工作坊、高桌讲座、研讨会和论坛、海外及本地的服务学习计划,海外学术交流活动,藉此凝聚学生。他们的书院生活绝不会枯燥。

你期望伍宜孙书院的学生有什么特质?

我希望他们不但好学,还刻苦坚毅;有从实求知的科学态度,批判性思考;勇于创新,有热诚,有前瞻的眼光;关心社会,秉持公义,扶持弱势社群;热心保护环境,对文化艺术有兴趣和品味。

新书院成立对中大书院制有何影响?

首先是令中大书院的规模、形式和理念更多元化。旧书院校园面积大,人数起码两三千。新书院小型的只三百或六百人,中型如和声跟我们是一千二、三百人,部分更新添了同宿共膳的生活模式。崇基本于基督博爱精神,新亚扎根儒家伦理,联合强调务实风气,逸夫心怀社会服务。新书院也各自精彩:善衡提出「家」的概念,和声重视和谐关系,晨兴突出国际化,敬文崇尚「求知利他」,我们是创新志业和社会责任。书院多元化丰富了学生的选择,毕业生有不同的气质,可在社会广大范畴发挥影响。

新书院的成立无可避免会加强书院之间的竞争,但也将激发新意,甚或促成各种前所未有的协同效应,一同进步。

你出任公职无数,对当院长有什么影响?

四十多年来在医疗健康、社会福利、治安惩教和教育政策与发展四方面的社会服务,令我深觉社会问题之多和复杂,作为老师,实有需要好好教导学生多认识、多关心和多参与社会,也要抛掉陈套,靠创意和热诚协助社会解决和处理种种问题。多项公职也给我认识社会各界人士的机会,邀请他们和学生分享其宝贵阅历,最好不过。

若非要统领新书院,这些日子你该是怎样过的?

退休之初,整个人轻松了,神采飞扬,穿起颜色鲜明的休闲服,步履轻盈,无拘无束。我本该趁健康还好,多跟老朋友旅行,多运动,开展阅读小说、散文和历史书籍的大计,完成几篇已研究资料却还没时间写的论文,还有一本社会学研究法的书,作为学术生涯的总结篇章。若崇基学院或社会学系有用得着之处,则随时效命。现在,恐怕得待2016年退任后才可遂愿了。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