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6.2012

400

夏克青教授
许伯铭教授
朱明中教授
在2011年本科入学资讯日担任义工的物理系学生
 
《中大通讯》第400期 > 特写 > 小飞侠学系──判天地之美 析万物之理

小飞侠学系──判天地之美 析万物之理

previouspausenext

大学课程透析

传授知识、激荡思想、推动研究和创造知识,都是大学作为最高学府的核心使命。传授知识更是使命的基本,而课程则是其载体。

「我觉得物理学家就像人类之中的小飞侠,永远不会长大,并一直保持好奇心。」194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伊西多‧艾萨克‧拉比教授(1898–1988)这样说。常怀赤子之心,渴望洞悉真理,是物理爱好者的共通点。「物理是在最基本的层次上探究自然规律,学的时候有一种满足感,很兴奋。物理的内在规律很美妙,很引人入胜。」中大物理系系主任夏克青教授解释说。

物理学涵盖基本粒子到宇宙,范围浩瀚如此,何处才有稳当的入门之路?夏教授说∶「中大的物理课程在本港可以说是最全面的,为中学师生及社会各界所公认。在课程设计上,我们一直留意各方意见,不断调适,希望学生在严格的训练中可以较容易掌握。」

一理通百理明

探索万物的秩序及机理,能够拓阔眼界和人生观。「年轻人如果有喜欢物理的热情,应该一试。物理系毕业生无论在分析、解决问题、运用数据和数学等方面的能力,都会非常强。如果连很抽象的物理概念都能够了解,以后面对具体问题,相对来说会较容易应付,适应性更强。」夏教授以过来人的身分说。

有志向学,还需明师。这方面,中大物理系的教师各胜擅长,研究领域包括理论物理、量子信息、量子光学、纳米材料、湍流及软物质物理、强关联电子系统、超冷原子和分子、天文物理和中微子物理等,为学生提供学习物理前沿不同范畴的机会。

课程设计富有心思

因应3+3+4学制的推行,2012年是「双班年」,第一届四年制和最后一届三年制学生同时入学。物理系将开办不同程度的科目,配合学生在不同水平上起步。负责课程设计及检讨的许伯铭教授说∶「原本的三年制课程本已相当不错,借助2009年的『课程评核』,系方对其美中不足之处有更深入的理解,在这基础上,四年制课程将利用五十必修学分,均衡地提供物理知识、数理方法、实验方法、专业和通用技能,研究经验和态度等各层面的培训。」

许教授指出,四年制课程的弹性会较大,不想把学生困得太紧。在选修的二十一学分部分,有志深造的可加入「物理精研组」,善用选修科为学术研究打好根基。不入精研组的,可以从一系列包括物理进阶及高阶科目,以及物理各研究范畴的入门科目之中,自由选择。系方也容许跨学系选修,以利学生扩阔知识面,为就业和未来发展做好准备。

物理系学风自由,重视学生的意见,在学期内如果发觉某些环节可以更好,系方会尽快完成微调。学系也会举办谘询会,以及追踪于海外升学毕业生的去向,收集执教鞭的校友等资料,编成数据库,建立的网络有助学系持续改善质素,难怪物理课程成为少数被校方评为卓越的课程之一。

如鱼得水教学相长

过去几年,物理系收生情况十分理想。2011年,物理系取录了六十四位本科生,大部分在高考的物理及数学科目都有优良成绩。「物理系学生有一个特点,是绝大部分对物理都很有热诚,他们爱思考,不随众,在中学时也许被视为另类,但来到中大,这一群傻里傻气的孩子就很开心。」主管系内学生事务的朱明中教授说。除了勤奋,到海外参加短期研究计划的学生表现也很出色。「他们认真学习,表现很好。连加州理工大学和欧洲核子研究中心都主动问我,今年可不可以继续派学生去。这个不简单!」朱教授欣慰地说。截至2011年底,历来参与海外研究实习的九十二名学生,有六十七位继续深造,当中四十七位获著名大学取录为博士生。

朱教授续道∶「以前我觉得研究是艰深的,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跟得上,但大亚湾中微子实验令我改变想法。庞大的计划有许多细节要兼顾,有时要懂得一些古灵精怪的方法。记得有一次,一位负责实验的柏克莱教授过港,急想知道某具仪器在搬运时能承受多少震动。我临时召回两名学生,各制作了一套测试装置,都行得通,我觉得好棒!学生各有长处,应多些鼓励他们发挥。」

通才教育终身受用

物理系毕业生每年约有一半继续深造,就业的包括投身教育、私人机构、政府及公营机构等。鉴于物理学课程并非针对某一行业的职前训练,而是着重提升学生分析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对自我能力的理解,因此,毕业生顺其志趣,涉足不同行业,发挥所长,也是自然的。

毕业生的人生路各有不同,但都很念旧,很关心母系和后辈的情况。物理系系友经常举办各种活动及讲座,让本科生不单认清自己的前路,还可掌握现今社会对大学毕业生各种能力的要求。每年,系友会还会授予学弟学妹奖学金,以表扬他们服务社群的精神。

小飞侠当中的表表者,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教授(1918–1988)常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有人问他∶「你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人?」教授会反问∶ 「我不懂他们的意思。我总是一无所知地过活,这个容易。我倒想知道,你怎么能知道。」问得好!为什么有天与地?为什么世界这样美?为什么我在这个时空出 现?这是除了科学家之外,人人都在探求,并且想知道的奥秘。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