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6.2012

400

夏克青教授
 
《中大通讯》第400期 > ……如是说 > 物理系系主任夏克青教授

物理系系主任夏克青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物理?

我从小就对无线电、机器感兴趣,自己动手安装收音机。一开始上中学物理课,我就喜欢这一科,觉得所讲的知识很美妙,很想探求下去。

你念大学的时代跟现在比,差异在哪?

说老实话,各有好处。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学生,上大学的时候,离中学毕业已经两三年了。班上年龄分布非常宽,最小的十五岁,最大的已经快四十了。大家都如饥似渴,非常珍惜学习机会,拿到了高等数学的习题集,会从头到尾逐题去做;大部分人是这样子学习的。

我们在专业课花很多时间,学的比现在深得多,但知识面没有现在的全面;现在讲求均衡教育。现在的学生有互联网,眼光也不一样。我们那年代讯息比较闭塞,心思比较单纯,文革之后大家只想专心学术,也不想搞学生活动。

物理学范围广阔,当初如何选定研究方向?

什么事物都有随机性。做博士后研究时,我去听别人的课,对湍流发生了兴趣。到香港以后,对湍流的兴趣愈来愈大,慢慢地做起来了。香港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没有人会怎样干预你。

科研人员应该有什么抱负?

最重要是有了解或探索问题的精神。要有一种希望对某个问题作出真正贡献的抱负,而不是为了发表文章而发表文章,或者看到别人发表了一篇文章,就做些小改动跟在别人后面发。我希望做一些事情让我退休之后感到比较自豪的。如果我追求文章的话,数量可以比现在多,但你要取舍:是花精力做文章?还是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最好做令你自豪而且对所研领域有点贡献的事。

研究遇到挫败时应如何面对?

不要轻易放弃,还要有开放的心态。做实验很多时是为了测量或验证一些已知或未知的东西或现象,但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发明一些方法去测量,某些方法不成功,要想一想,是实验设计还是仪器等出问题。你不能预设一个答案,因为那是自然规律,不是由我们定的。我们可以猜想是不是有这个东西存在,但它不一定是你所想的那个模样。要客观地分析自己的实验,一个一个地排除显而易见的错谬,如果最后是这样子,就是这样子。

在香港培训物理人才有何优势和限制?

香港的限制在于资源较缺乏,社会风气也较不利有志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学生坚持理想。在美国及不少欧洲国家,物理专业毕业生被认定为能力较高的一群,获各行各业争相聘用,只可惜香港在这方面未能追上国际步伐。但另一方面,香港地理位置优越,位处东西文化交汇的中心,正好为中国与国际科研接轨提供人才及经验。其实,香港中学生的数理训练在国际上水平相当高,对培训本土物理人才是有利的。

在中大工作,最令你开心的是什么?

社会延续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才,能够培训学生,训练人才,看到自己教的本科生及研究生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人,给我最大满足。当然,研究做出来也有满足感。但长远来说,培训人才的影响及贡献一般会比文章的大。另外就是中大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当然,资源更充裕的话会更理想。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