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0.2012

404

李汉良教授
药剂学院院长(Keith Hiro摄)
 
《中大通讯》第404期 > ……如是说 > 李汉良的医药艺术

李汉良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药物有何引人入胜之处?

自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盘尼西林面世开始,药物在延长全球人口平均寿命方面举足轻重。你可说药物是有多重性格的,例如盘尼西林便是。至于它流露哪面性格,便端赖周遭的环境。服药竟可退热止咳,令小时候的我觉得很神奇。但我当时根本没有想过念药剂学,我想做的是艺术家,但父亲劝我做别的。科学有种内蕴的创意,就像艺术一样。有些科学家退休后转投艺术,未必是偶然。我以前闲暇时喜欢制作彩绘玻璃,玩黑房摄影,现在则把创意投入阅读,思索新科技将怎样带领我们。最小的儿子现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一年级,他也遗传了我对艺术的热爱。早在四岁时,他便已立志要以设计跑车为业了!

怎样会在美国修读药剂学?

我在皇仁书院念中学,本想碰运气敲港大医科的门,不过,念完中六那年,父母却把我送到美国,认为我在美国会较有前途。由于在美国念医科须先有本科学位,我就选了药剂学,想着先加强对药物的基本知识。在药剂学院的第二年,教授觉得我在有机化学方面有天分,把我带到研究之路,就此没有回头。

你曾是南加州大学的眼科教授,可以谈一下眼科药物吗?

我领导了一个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改善眼科药物疗效,历时二十多年。眼睛是最典型的矛盾体,你可以接触它,但注入的药物,被它吸收的不会超过百分之一,其余可能会进入血管,由此造成药物安全的问题,在孩童和老人身上尤其堪虞。年纪大了,黄斑部病变的机会随之增加。病人视力受影响,甚至连眼药跟他所服的其他药物也分不清楚。三个老年人当中便有一个失去某程度的视力。有效的药物是有的,但要靠每隔一或两个月直接注射进眼部,舒缓或停止视力退化的速度。这个程序带有风险,对病人也非常不便。很明显,当前急务是发明一种非介入的方法把挽留视力的药物传输给病人。

你希望药剂学院在教学、研究和学术连系等方面怎样发展?

现时,每位教学人员的教学与行政负荷是相当高的。由于教员人数将因应学额倍增而上升,学院将抓紧机会,提升研究表现。我们的长远目标是成为亚洲地区的临床试验中心,类似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那一种,争取赞助,进行复杂的临床试验,吸纳一流的临床科学家加入,广招优秀的研究生接受培训。但这不能单靠我们自己成事,必须协同姊妹院校的网络。

我希望学院持续担当领导角色,改进香港药剂专业和医疗保健的水平。我们的临床药剂学硕士课程办得非常成功,最新推出的药物制造及品质学理学硕士课程,将有助提高香港的制药水准。

身为药品专家,会否特别在意人们如何服用处方药物?

不正确用药、或滥用药物,不知不觉形成了一股席卷全球的趋势。目前,医疗保健体系负担过重,只得给长期病患者处方足够三四个月用的大量药物,药物不良反应便是这样导致的。身为柏金逊症病人,我受惠于香港的医疗保健系统,也正好能指出制度中药物安全的漏洞,药剂师正是最有资格去填补这漏洞的。

谈谈你设计的药剂学院院徽吧。

那该归功于无名的艺术家。最初酝酿院徽的意念时,我希望能别具一格。药剂学是科学为本的学科,院徽掌握了这个主题,蕴含把科学转化为安全、有效和可负担的药物之意。蓝色缎带代表学院,绿色代表师生和校友,两者形成双螺旋状,恰好是数学中代表无限的符号。你从我们的院徽又看到些什么?我也很有兴趣知道呢。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