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11.2012

407

心理学三年级同学马悦君(Keith Hiro摄)
 
《中大通讯》第407期 > ……如是说 > 马悦君谈大学生活

马悦君

previouspausenext
  • 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荣誉录2010–11
  • 美亚香港奖学金2010–11
  • 尤德爵士纪念基金残疾学生奖学金2010–11, 2011–12
  • I·CARE博群计划最优秀研究奖2012

你以优异成绩入读中大,随后屡获奖项,旺盛的学习动力是从何而来的?

从小到大,读书都是我的兴趣之一。读书学到许多东西,过程中还有其他得着,例如结识到朋友。坦白说,我是伤残人士,跑步等活动量高的运动,我做不到,读书好像是唯一我比较能胜任的事。即使身体伤残,也可以有发挥的地方。我庆幸自己能上学,上学是生活意义的一部分,虽然写字慢些,听书比较伤神,有时很疲累,但既然有机会,好应该珍惜,这是驱动我继续的力量。当然,成绩好会比较开心,考得差不会开心嘛!我会尽力,但如果体力应付不了,我不会迫自己。

听说你一直钟情于中大,那是个怎样的故事?

在中大很自由,我喜欢这里的环境。联招报考大学,我填的第一、第二、第三,以及较后次序的志愿,都是中大学科,这样等于把进入其他大学的门户关上,正常来说,不会有学生这样填报的。但我真的很想升读中大。2008年中五会考之后参加中大暑期课程,接触生物科技和社会科学学科,感觉既充实又开心。升大学后与中学的师长和同学聚会,他们都觉得我一如以往般开朗愉快,而且还多了一份自信。我说上学一整天,其实挺疲累的。他们说即使累,也看得出我是欢天喜地的累。

心理学有何吸引你?

心理学令我最感兴趣的范畴是伤残人士在人生各阶段会遭遇哪些心理关口,以及如何面对。我希望集中研究肢体伤残,例如我患的肌肉萎缩症,患者到底可以怎样面对不断变差的身体状况?世界上有许多学者研究相关课题,但当中伤残人士或许不多,在这方面我至少有第一身的经验,好像作为一名普通的伤残人士在人生各阶段如青少年或成年的转变。我希望多作这方面的研究,藉此消减社会上的一些歧视。

你怎样看从获中大录取开始有关你的报道?

有些报道把我描述得很特别,我不介意提到我是伤残人士,我甚至想让人知道。但其实我也只是个普通学生。许多人问我,读书辛苦吗?我会说:「早上八时半的课,每位同学都觉得困倦吧。」这是真的嘛。我会因为坐太久而腰部觉得辛苦,这也是真的。我想带出的信息是,我很乐意跟人分享自己的经历,也很想其他人明白,我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和其他人是一样的。

可以说说你在课外钻研的范畴吗?

我一直对生物科技有浓厚兴趣,闲时也爱读建筑学的书,因为我另一个研究兴趣是无障碍通道设计。我也热爱写作,课余为美国一个肌肉萎缩症协会编写网志。有同学问我,你对其他科目那么投入,那心理学的位置呢?我觉得有何不可?升大学的其中一项得着,是让我有许多渠道接触不同的专家、学科和资料,从中得到不同的启发。如果可以,我还希望参加海外交流计划,甚至上庄,多些参与校园活动。

中大依山而建,校园设施能否切合你和其他轮椅人士的需要?

我住在宿舍,平日会乘搭大学的复康巴士,司机很细心周到。我也试过自己开电动轮椅上山下山,中大校园设计比较细心,行人路每隔一段便设有斜道,非常方便。至于课室、图书馆和宿舍设施,大致上还可以。

马悦君网志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