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4.12.2012

408

吴浩强教授,医学院副院长(教育)
(Keith Hiro摄)
 
《中大通讯》第408期 > ……如是说 > 吴浩强眼中的微观世界

吴浩强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病理科是大众较感陌生的,它是一门什么样的医学专科?

病理科的主要工作,是检查从病人抽取的血液、尿液及活细胞等样本,分析病因和病情,以助医生诊断及决定疗法。在先进国家和香港,医科生毕业后,要再接受五至六年训练,并通过专业考试,才可成为病理医生。病理医生最常应用的就是显微镜,约过半的检查,都是在显微镜下看切片。

为何放弃当临床医生,而专研病理?

是机缘巧合吧。我早年在爱丁堡大学习医,遇上良师,取得内外全科医学士学位后,便朝病理专科发展。临床医生站在最前线,亲身接触病人,但往往要兼顾其他事务,如家属的情绪,我希望可以更好掌控时间运用,也乐于退居幕后,寻根究柢,虽较静态,不过两者都是帮助患者解除病苦,亦各有挑战。

最让病理医生头痛的问题是什么?

最怕遇上检验的样本数量不够,像是肿瘤太深,只能抽取少许组织,降低了诊断的准确性,难免会影响疗效。在这情况下,唯有加倍小心检验,集合多位病理医生的意见,始行下判断。

当病理医生需要什么条件?

必须够耐性够仔细,观察力强,确保没有忽略任何细节,且从多角度思考,以探究病因和预测相关病变。要是能敏锐视察颜色的变化更佳,因为切片上些微的色调改变,实际已蕴含重要的形态结构或是功能代谢的转变信息。

早在1996年,你一力促成了中国病理医生培训计划,为何有此构思?

我在九十年代初开始与内地病理学界交流,发觉碍于资源不足,不管是器材、参考资料,或是病理医生的培训都欠系统性发展,直接影响诊断的准确度。我开始思索如何才可协助内地病理科发展,提升水准,由此催生了中国病理医生培训计划。在申请得拨款后,我安排内地主治医师或以上级别的医生,来中大接受为期三个月至一年的临床病理诊断训练,部分更可参与临床工作。

这些年来在培训内地病理医生的发展如何?

培训计划举行了三年,共为三百多名内地病理医生提供进修机会。计划结束后,我于1999年动员四十位内地主要病理学会会长和医科大学的主任,成立了中国病理主任联会,并获选为主席。联会的宗旨,就是透过引进相关知识、资讯和技术,继续推动内地病理专科发展。联会定期举办学术年会,明年将达第九届了。经过这些年来的努力,内地的病理科水准已显著提升,加上我亦是国际病理学会的副主席和教育委员会主席,故近年已把重心转往病理科发展落后的邻近地区,例如印尼、菲律宾,最近我便去了柬埔寨,看看如何提供协助。

公余有什么兴趣?

我很喜欢世界史,想知道今天的世界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出门,是公干也好,旅游也好,要去陌生地方的话,总会翻看相关的历史书籍,先了解这个地方的历史文化背景。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