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1.2013

411

周勋仪
前中大国际学生会会长
(Keith Hiro摄)
 
《中大通讯》第411期 > ……如是说 > 周勋仪的大学生活

周勋仪

previouspausenext

为何会来香港念书?

我是台韩混血儿,爸爸是在韩国做生意的台湾人。我在韩国出生和长大,五年级时举家迁到中国,我入读广东的一所加拿大国际学校。我觉得香港是很适合我发展多元文化特点的地方。

为何修读法律?

我一向有很强的社会意识,对公义很有热情。世界每天都有许多不公义事情发生。我希望成为人权律师,想花几年时间到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帮助那里的人。我也对国际关系很感兴趣,最终目标是到联合国担任外交家。我觉得法律学位用途很广,能帮助我达到目标。

对于这所大学,你最喜欢和最讨厌的什么?

我很喜欢这个校园,因为它很大,又被大自然包围。但我最讨厌的也是这个校园,因为它太大了,要走很多路。真矛盾啊!

为何会成为国际学生会会长?

我一直希望加入国际学生会干事会,因为这所大学的国际生愈来愈多,国际学生会的作用也日益重要。我念大学想要做的事之一,就是代表国际生和为他们服务。外国人初到像香港这种说粤语的地区,需要相当多支援,我很明白这点,因为我以前曾经历这样的阶段。我最初不是想当会长,因为这是很重要的职位,而我当时只是一年级生。但前任会长对我说,这是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会从中学习到许多东西。她也说我是合适人选,因为我有国际经验,又会多种语言。所以我最终参选会长。

如何联络散布于不同书院、学院和学系的国际学生?

Facebook。这是我们的主要沟通工具,令我们可以很灵活,国际生也觉得更亲切。

你任内做了些什么?

最大的成就是暑假期间我们与学生事务处合办的迎新营。能办这么大的活动,我真的感到很自豪。许多新生都感谢我们办了这么有声有色的迎新营。我们也举行了一些较小型的联谊活动,像「黑暗中的对话」,也有足球、篮球等运动比赛,还有多个非本地生协会的联合晚宴。

本地生似乎多与本地生混在一起,而很少和国际生接触。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本地生之间的关系太过密切。另一个大问题是语言障碍,他们都说广东话,而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说。所以彼此很难沟通,也很难一起办活动和互相交往。但我觉得情况正在改善。

可是本地生都会说英文……

如果你的母语是广东话,在玩乐的时候是很难一直说英文的。我了解他们的处境,因为我和朋友去玩的时候,也常忍不住要说韩文。

有什么办法可促进本地生和国际生的交流?

干事会开会时,也常常提出这个问题。我们想过很多点子,比如举办过一场电影会,希望本地生会来一起看电影,然后讨论电影中的文化差异问题。但结果只有大约七名的本地生来,这令我们很气馁。真的不容易。我觉得可能需要大学帮忙。例如,「友凝‧友义」就是我们和本地生接触的好计划。

内地生又怎样?

若论与国际生的交往,内地生会好一点,因为我们在这里同属少数,了解彼此的情况,比如我们所受到的一些对待。其实我们想过与中大研究生会合办万圣节派对,但去年太仓卒做不到,今年很可能会跟他们合作。

韩国流行文化在香港大受欢迎,你怎么看?

真是奇妙,我的许多中国朋友对韩国流行音乐比我还要熟。有些韩文歌是因他们介绍我才认识的,真讽刺啊!

你很喜欢韩国流行音乐吗?

我算是PSY的歌迷,他真的热情洋溢。现在人人都听过 Gangnam Style,真像疯了一样。他在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念过书,很有音乐天分。

韩国选出首名女总统,会否有助提高女性地位?

其实在过去十年,韩国的性别平等状况已有改善。女性过去地位低,是因为许多女人是家庭主妇,她们没有工作,没有财政独立。但世界正在改变。现在许多韩国女性都走出家门了。这次韩国政治史上的大转变,对于过去的大男人主义思想可能会有冲击。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