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余济美教授谈联合书院

联合书院院长余济美教授
(Keith Hiro摄)

身为联合书院院长,你有什么计划?

我希望可在联合校园为书院教职员和学生建立一个轻松愉快的环境,给他们在繁忙工作和学习中消消压力。今时今日的大学生活,步伐紧张,例行工作和日常事务中充满各种压力、矛盾、难题。对视书院如家的成员,书院应是一块净土,让我们有喘息的空间,可以重拾活力。在这里我们可自由徜佯,这不单是指身体上,更包括知性和人际关系的层面。联合书院创院五十六年,有赖历届院长在基建和设施方面奠下稳固基础,很有条件达成这个目标。

刻下哪些工作较为迫切?

我们正检视书院事务的工作量和流程,并认为须要微调,这主要是减少委员会和会议的数目,精简商议程序,提高效率。书院同事均对书院热心投入,校友和友好亦不吝指导和协助,提高议事效率既可保持他们心思澄明,亦可确保他们付出的时间和努力用得其所,这肯定会提升院务的整体运作。

作为创校书院之一,联合如何与新书院合作?

协作有不同层面:学术上、社交上,甚至是文化上,亦不囿于与新书院,也会和其他创校书院。协作乃建基于地位平等的伙伴关系与共同参与,因此不会因资深或资浅而有异。参与合作各方各就其角色和责任为共同的目标努力。以近期一项活动为例,我们与崇基学院和伍宜孙书院合办闽粤茶文化之旅,让学生从艺术与科学角度体验和欣赏茶文化。此外,在运动场上,在论坛或其他场合,都是本书院成员与其他书院成员切磋交流的地方。

中大的自然环境可有助你的研究?

刚刚相反,中大的蔚蓝天空和清新空气,正与我专长的范畴对立,因我是研究污染处理的。我做了好些光催化的研究,即以光净化空气和水。校园的空气较本港很多地方清新和洁净,故此我得在其他地方进行实验,验证我的假设。不过我的研究当然也可走到室内。在过去数年,我发明了可改善室内和车厢内空气质素的仪器,这也是技术转移的一种。

你在现实生活中如何奉行环保主义?

实践环保需要持之以恒,在生活中潜移默化,成为毋需他人提醒的行为。可以的话,我会步行,只在有绝对需要时才驾车,例如要陪同访客参观校园而时间有限。书院推行很多有系统的保护校园环境工作,举例说,我们很谨慎处理废料,包括建筑废料和厨余。

你有何公职?

与专业相关的,我是好些委员会和小组的成员,包括研究资助局辖下的自然科学小组和创新科技基金;在服务方面,我是地球之友和环保促进会的顾问,也参与水资源及供水水质事务谘询委员会,此外,我也参与多个慈善团体和福建社群的活动。

余暇时有何兴趣?

凡是拿着球拍打球我都很感兴趣,因此特别喜欢网球、乒乓球、羽毛球和壁球。我常与高锟教授夫妇打网球,他们球技了得,球品又好。跟很多中大人一样,我亦喜欢远足。在我大埔家后方有一道行山径,我和太太向所有人推荐这松弛身心的健康活动。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