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边注边读

Richard Dawkins The Oxford Book of Modern Science Writing(OUP: 2008)这样写道:「我们能够认识宇宙,以及自己身处宇宙的位置,是人类众多可以引以为傲的事之一;而另一件是我们可以藉着语言把心灵连系起来,尤其是可以将思想跨世纪地传承下去。」

在研究型综合大学当编辑,我们工作的重要一环,是撰写关于校内研究和研究人员的文章。但众所周知,学者工作十分忙碌,既要教学,又要做实验,更要写作发表。

每当邀请他们讲述自己的研究重点项目时,有时候遇到的反应是少许犹豫:「你能了解我的研究吗?」

老实讲,我们确是不大了解,就算做了三次访谈,反覆聆听录音,往往还是一头雾水。不过,身为一所研究型综合大学的编辑,职责所在,我们必须不断尝试。

本期「洞明集」花了几个月才完成,其间几度造访姜里文教授的办公室和实验室,与他和他的研究生助手往还了多封电邮,主力撰文者阅读有关文献、翻查专有名词,其他同事数度审易其稿,翻译也做了好几遍,但如果得不到姜教授不厌其烦地解释和回应,过程也不会这么顺利。任何认真履行自己天职的作者,都应该踵武Richard Dawkins、Stephen Jay Gould或者Freeman Dyson,有见贤思齐的精神。

我们不希望作者写得高兴,但读者读得痛苦。倒过来却是我们自勉的目标。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