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李露丝谈图书馆发展

大学图书馆馆长李露丝女士(张伟乐摄)

1月到任的新任图书馆长李露丝(Louise Jones)女士谈及其事业生涯,以及为何远渡重洋来香港担当此任。

是什么把你带到香港来?

在曼彻斯特大学取得心理学学士学位不久,我便到中国东北的哈尔滨,教了一年英文,时维1980年代。我很享受那段日子,随后五年,我在以伦敦为基地的英中了解协会的图书馆工作,并兼负筹办促进中英教育和文化交流活动。其间我在华威大学修读了资讯学硕士学位,数年后再念了公共行政硕士。接着,转到英国国家保健计划任职,专责医学图书馆工作。在此之后,我任职于莱斯特大学医学院及莱斯特区域国家保健计划的医学图书馆。我在2007年出掌莱斯特大学图书馆,其时图书馆正进行大型兴建项目,筹划大楼及图书馆服务的现代化事宜,实在让人兴奋。未几,东亚又向我招手,给我管理中国沿岸一间研究型大学的图书馆系统的机会。孩子既已长大成人,我也想在事业上来个转变,迎向新的挑战,遂接受中大的聘任。

数码化已成为图书馆人员间的流行术语,中大在这方面表现如何?

我们着实做得不错。最新统计显示九成新增馆藏已有电子版,包括期刊、书籍或原始档案资料。我们大部分的期刊和学报都备有电子版,向同一出版商大量订购电子版及印刷版,让我们可较轻松地添购更多书籍及旧期号,支出也可省减些。

但这不表示会停止购置印刷本,去年我们便增添了约六万五千项纸本书籍,已到达临界点。馆藏书目中有近四百万的电子书,其中一半是中文的。

我们亦在把善本书数码化,特别是元清两代及关于中国东南部文化、历史和民俗学的书籍。善本书数码化十分重要,除有助保存,亦可供世界各地学者和读者阅读。

数码化怎样影响采购书册和期刊?

电子版革新了学术书籍出版业,直接影响我们的工作。出版形式不断更新,像是强调让公众免费使用的「开放式资讯取用」(open  access),在国际间引起炽热讨论。英国政府是支持「开放式资讯取用」的,我离开莱斯特大学图书馆时,该馆刚好成立了「开放式资讯取用」基金,英国其他研究型大学也莫不如是。可是,这个课题在香港似乎较少讨论,但我希望日后它会成为热门议题。

电子书改变了图书馆的采购模式,读者也许未必察觉,学术专着价格昂贵,且印数不多。出版商现多先出电子版,图书馆先备列各种电子书,但只在某书目经过若干次下载后,才需付款。这称为「读者主导的订购」,可说最具成本效益。当然,那得力于图书采购员的精明议协。为了照顾那些仍想读印刷本的读者,有些图书馆提供「随需列印」的服务,符合环保。

图书馆的香港文学资料库计划进行得如何?

香港文学资料库是数码化计划的一个出色成功例子。目前,资料库编目已完成,数码化进展理想,只是有些资料因版权问题,不能加以数码化而已。资料库在网上的受欢迎程度令人惊讶:过去一年,资料库的登录次数是五百万,当中三分之一来自本地,三分之一来自内地,余下则来自世界各地。香港文学资料库日后仍会是我们的重点项目,其成功全仗中国语言及文学系和图书馆的紧密合作,我希望以此为楷模,建立更多重要的学术资料库。

图书馆有协助学生善用各项电子资源吗?

要说资讯年代和资讯对图书馆的影响,怎说也说不完。图书馆矢志支持电子学习,过去,我们协助学生检索特别难找的资料,现在则转个方向。互联网上的文献浩如烟海,我们要帮助他们善加运用和敏于识别。

我们有责任协助用者有操守地充分利用互联网。以社交媒体为例,证据显示,即使简单如在网志谈论你的研究,也可助增加引述次数。传统的著作引述分析非常复杂,用者需要支援。可是,现今信息计量学涵盖著作被下载、发文、社交标记等社会媒介影响,又是另一门学问。学生需要各种支援,以在浩瀚的网络世界中定位,教学人员也需协助以应对瞬息万变的学术出版环境。

大学图书馆还推出哪些新猷?

「进学园」这个广受欢迎的绝妙构思早在筹划图书馆扩建时便出现,我不敢掠美。「进学园」带来图书馆的全新概念,为学生提供学习共享空间,也利于图书馆创新尝试。我们仍然提供宁静的思考环境,要是校友回到图书馆,会发现新装修后的主阅读室像家一般,过往占据参考书室的大桌子已移走,同事们既长驻回答查询,更穿梭往来,主动协助学生。

我们已与自学中心结成伙伴,藉举办一系列的香港作家工作坊,以提升学生的写作水准。这些活动也上载至图书馆于Youtube的网页。我期望稍后与学生会及各学会商谈合作形式,如在图书馆举行读书会、工作坊等,为推广校园阅读文化尽一分力。

大学图书馆有不少极具价值的历史及文化收藏,但公众鲜有机会看到,有没有计划让市民看到这些珍藏?

当然有。扩建大楼预留了展览空间和特藏室,方便举办教育、展览和其他活动。今年1月在文物馆举行的「书海骊珠: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珍藏展」便广获好评,特别是在展览期间的周末举行的讲座系列,电视台还访问了主管特藏组的助理馆长。

建立香港文学资料库后,图书馆和中国语言及文学系为学校教师开办工作坊,反应很好。图书馆的努力获中国图书馆学会认同,发奖嘉许。我们可多配合中学课程设计活动内容,既服务社会,亦有助加深中学生的认知,让他们认识大学,将来成为大学生后,也会知道图书馆能如何协助学习。

在香港有什么消闲活动?

首先,我爱美食。香港菜市场的五彩纷呈的食物让我着迷,我定要买些家乡没有的海鲜回家试着烹调。我亦是榄球迷,那是受了儿子的影响,我热切期待明年举行的国际榄球七人赛。在英国我也热衷园艺,现在暂将阳台充作老家的花园,会种些热带植物。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