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边注边读

On her white Breast a sparkling Cross she wore, Which Jews might kiss, and Infidels adore.
(Alexander Pope, The Rape of the Lock, Canto II, l.7–8)

在上面引述蒲伯的诗里,主角名媛Belinda泛舟泰晤士河,举世目光都盯在她的酥胸之上。最近,世人目光却都集中到安洁莉娜‧裘莉为减低患癌风险而进行的双乳切除手术。由基因检测引发的道德问题,肯定会成为激烈争论的焦点。赵慧君教授在「……如是说」谈论她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医疗人员应该扮演的角色和其他议题。

没有中国学生的中文大学会是何等光景?这似乎是很荒谬的问题,但从内地招收本科生的历史其实只有十五年。本期特写访问了其中几位南来学子,细数在中大求学的点滴。

中国文化研究所的历史就长得多了。在本期「昔与今」可见到这个今天已是本校完备成熟的重点研究机构,在1969年仍是一片工地的模样。建筑物的砖瓦梁柱可以加减,但美好滋味却总长存。云起轩重新开张,菜单上又可以见到新亚牛肉面的踪影。这道美食无论是其味道还是传奇身世,同样令人回味再三。

作文如做菜,单靠灶具,充其量只会拼出一盘杂烩;有厨艺精湛的厨师,才可开出盛宴满席。陈善伟教授在「洞明集」告诉读者,人脑和电脑如何合力,回到巴别塔前世人语言相通的时代。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