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高浩谈他的自选路

高浩博士
内外全科医学士课程四年级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科学哲学博士

神经科学有什么吸引你?

纯粹出于好奇心。人脑是复杂的,让我们能够感知世界,有思考和意志力。这些功能背后的物理基础和科学机理到底是什么?科学家在这范畴的认知仍相当有限,我很渴望知道当中奥秘。而神经科学特别之处,是它运用许多量化的科学方法,如数学、物理等来研究生物医学,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

你先完成博士学位,然后才接受医科临床训练,历程与本地医科生不大相同。为何有此决定?

这次序是参考美国普遍的医学与哲学博士课程,首两年是临床前期,中段修读博士学位,最后两年为临床实习。我想趁年纪尚轻发展解决问题的能力。医学院的教育需要我们掌握许多知识,但这些知识是根据什么而得出的?这正是科学探究的范畴。在医学院,我们没有时间兼顾这方面,但我却很想学习科研方法,所以在修读医学科学增插学士学位课程后,向医学院取了四年假期,攻读博士学位,并进行了一年博士后研究。

可有考虑这样抉择的风险?

当时有许多人劝我说,念博士、做研究,没有一定成功的。但我没想那么多,只要我坚持的便会去实践。把目标定得高,自然要冒险。抵达英国后,我与导师商议研究题目,没有人知道会否成功,但导师是一位很有雄心的人,我亦是,都渴望在科学领域里接受更多挑战。

这样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我增广了见识,学到不要为科研设下界线。当地政府、院校和实验室都愿意为重大的研究课题投资。只要发掘到重要和有趣的科研问题,即使缺乏相关技术,亦不会构成障碍,他们会自行开发所需的新技术。如果将来我有自己的实验室,我也会效法。另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彼邦的人才。我加入的实验室最初只有四人,其中一位是肿瘤科医生,但他也是电脑程式高手。我亦遇到两位分别修读机械工程和土木工程的同事,因为对大脑研究感兴趣而转科,他们把工程学的方法套用于神经科学,并发扬光大。当地科研人员以兴趣为先,不会被个人能力或现有知识框架所局限,因此,他们的跨学科研究特别多。

你很崇拜何大一博士,有什么原因吗?

1996年,何大一教授当选《时代杂志》封面人物,表彰他在研究爱滋病病毒复制和感染机制的工作,以及他所提出的鸡尾酒疗法的成效。我那时刚移居香港,读小学三年级,在新环境里我需要一个偶像,一个奋斗目标或方向。我从新闻见到他,很渴望长大后也有所成就。因此,我从小立志,我的事业要对社会有贡献和承担。

将来有何计划?

先完成临床学习,尽力学得好一些,对未来的病人负责。我会与其他教授保持合作关系,参与研究和出席学术会议,令自己不会和科研脱节。到完成实习后,除了行医,我亦希望建立自己的实验室,继续脑神经的研究。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