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Jane Jackson 谈海外学习

Jane Jackson教授
英文系教授、2013年博文教学奖得主

是什么把你带来香港和中大?

1991至1994年,我任北京师范大学「加拿大中国教师教育项目」顾问,往返北京时常途经香港。那时我亦是加拿大哈利法克斯一所大学内的教授英语为第二语言中心主管,希望放多点时间做研究。中大声誉良好,我认为香港是作我专长范畴研究的理想之地,而我确实选对了!1995年我到这里工作,没想过会待上多久,到现在已超过十八年了!

你主张以海外学习来提升英语水平,并成功推行好些计划,可否谈谈你的经验和研究发现?

全球各地的联系渐趋紧密,大学国际化更形重要,海外学习是国际化进程的一环。2001至2009年,我协助统筹和任教一个为英文主修生而设的海外学习课程,内容包括民族志田野考察以及英国暑期留学。自2009年起,我一直研究中大生到海外学习一年或一个学期,对他们在语言、跨文化学习,以及全人发展的帮助。现时我正带领一个与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合作的海外学习项目,另外,我亦研究来港交换生的校园体验。

虽然海外经验有可能令参加者产生脱胎换骨的改变,但短暂停留的影响其实因人而异。有些学生完成后,第二语言大幅进步,思维更全球化;但亦有些参加者并没善用异地的语言和文化环境。不少研究人员,包括我,现时均主张要有某种形式的介入,例如开设跨文化沟通课程,提供持续的反思指导。美国的Global Scholar,就是为正在海外学习或已学成归来的学生提供支援的网站,目的是加强海外学习的成效。

对拟参加交流的学生还有何忠告?

出发前要清楚目标。例如可以想想在个人、学术、社交或专业发展方面,期望有什么收获;选择与当地生或有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国际生同住;敢于尝试新事物,积极参与课外活动,很多院校会办迎新活动,对新生适应甚有帮助;此外,经历文化冲击是适应过程中很自然的事,若能坚持,定会获益良多。我亦鼓励来港国际生多作新尝试,尽享本地提供的各种机会。

我极力主张所有学生往外闯,不过,在本地校园也可体验跨文化交流。我们有很多非本地学生,有些来自内地,我期望可见到更多有意义的跨文化交流。

你是2013年度博文教学奖两位得主之一,此奖可谓中大最高的教学荣誉,对你有何意义?你认为自己工作上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对获奖深感荣幸和衷心感激。这奖项显示大学非常关注教学,并重视能改进教与学的研究。

大学以我对于语言、跨文化沟通和海外学习的研究为根据,开设了数个研究生和本科生课程,这是我最自豪的。最近在教学发展补助金支持下开办的选修课程Intercultural Transitions: Making Sense of Education Abroad,对象是刚完成海外交流或正在中大交流的本科生,鼓励本地和非本地学生交流,分享经验,并反思自己在跨文化交流中的预设和行为。我也在这项补助金支持下开展了中大每年一度的海外交流征文比赛,至今已是第三届了。获奖文章会上载于学术交流处网页。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也是加拿大人,你有否喜爱的作家或书籍?

家母读过很多艾莉丝孟若的作品,若她得知孟若女士获此殊荣,一定会很高兴。她把孟若的书留下给我,我很期待阅读。我自然也喜欢阅读与中国文化、跨文化和跨国迁移有关的书籍。上次出外参加研讨会,就看了马严君玲的自传Falling Leaves: The Memoir of an Unwanted Chinese Daughter(中译《落叶归根》)。我最近又读了一本关于迁移的书Driving over Lemons: An Optimist in Spain,讲述一对英国夫妇移居西班牙南部阿尔普哈拉山脉的故事。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