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打破价格和使用权障碍 古籍免费下载

李露丝女士
数码中心内的书本扫描器
OCLC WorldCat OAIster
BASE

有七百多年历史的《易本义附录纂注》等古籍,过往只藏身于中文大学图书馆善本书库,待有兴趣者亲自上门拜访,现在只要电脑连上互联网络,轻弹键盘,无论在世界任何角落,也可跨越时空,进入开放存取藏品库,搜寻和使用这些古代书籍。

《中国古籍库》是大学首个支援「开放存取」的图书馆馆藏,即除了数码化外,更公开让任何人自由取用其文字及影像,免费下载、复制、传递资料库内所有全文图像,打破价格和使用权限的樊篱,扩阔享用学术成果的自由。

大学图书馆收藏八百多种古籍善本及四千多种普通古籍,是本地一个重要古籍藏品库。图书馆以《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中国古籍目录》和《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中国古籍善本书录》为基础,挑选其中五百三十多种超过二千一百册珍品,加以数码化成为《中国古籍库》,向公众开放,至去年11月,《中国古籍库》的全文图像数量已超过三十二万,大部分扫描自清朝出版的古籍。

大学图书馆馆长李露丝女士表示,「开放存取」是近十年席卷全球学术界的运动,其中原因是回应学术期刊订费不断上升的问题,加上互联网发展带来机遇,但它涵盖的范围不仅限于学术期刊,而是遍及开放存取档案、毕业论文、数据、单行本及开放式教育资源等,其精神是在网上自由取用学术研究成果,不设任何再使用权限制。推行「开放存取」也不是没有争议的,因为它潜在破坏传统学术交流模式的危险。

愈来愈多欧美国家的研究资助机构强制出版「开放存取」刊物。推行「开放存取」有多种方式,一是鼓励学者将其研究论文上载于「开放存取」的学术期刊,供公众人士阅读,这些新一代学术期刊不会动用版权限制人们获取资料,也不会收取订费或使用费。有些传统学术期刊出版商亦会出版「开放存取」的文章及期刊,作者需缴付发表费用,以资助刊物。另一是鼓励研究人员在与出版商协议的禁刊期过后,将其已出版的文章存放于所属院校的「开放存取藏品库」。院校须确保其「开放存取藏品库」符合国际标准,而且可供谷歌等互联网搜寻器搜寻,方便公众获取资料。

大学图书馆大力支持「开放存取」的概念,但当中亦涉及版权问题,要得到个别藏品的出版商或作者授权,方可整个资料库免费开放,这得慢慢商讨解决。选择以《中国古籍库》作为首个支援「开放存取」的藏品库,乃因当中多属十六及十七世纪的古籍,没有版权问题,馆藏独特之余,全文版本也多齐全。

数码化是保存古籍的方法之一,因为数码化后可大大减低人手处理的需要。古籍历史久远,脆弱易损,一向存放于善本书库,温度、湿度、照明等设施均经严密监控。大学聘请专业公司专责这个数码化项目,但为避免将珍藏运离图书馆,特要求把扫描器运到馆内特设的数码中心,把古本逐页扫描,整个过程就在该中心完成。

李露丝称,图书馆采取一切可行措施,减少数码化过程对古籍的损害,例如仿照善本书库环境,小心调较房间的温度和湿度;为免窗外阳光照射,所有窗户均需以黑纸板遮蔽;另外,严格控制每天运到数码中心的古本数量,扫描完毕尽快带回书库,以免书籍离开理想环境太久。尘埃也是古籍的大敌,因此,职员接触古籍时,规定要戴上手套。

书本扫描器也经过小心挑选,现正使用的扫描器,放书的位置呈V型,扫描古籍时,只需将之稍为打开至V型便可,毋须整本平摊,减轻对书脊的负荷。除了这藏品库,图书馆今年会与研究院合作,开展另一个支援「开放存取」计划,把中大1963年成立以来所有研究式硕士和博士论文数码化,估计约有一万二千份,涉及影像逾一百万幅。

中国古籍库》 已于知名的「开放存取藏品库」上登记及供阅览,包括OpenDOAR(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Repositories)、ROAR(Registry of Open Access Repositories)、OCLC WorldCat OAIsterOpen Archives Initiative及BASE。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