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探索儿童的读写世界

Catherine McBride教授

近年香港幼稚园学生愈来愈早学一些很艰深的字词。心理学系CatherineMcBride教授认为这样做或有不良后果。她说:「儿童的发展程度差别很大,许多幼童的成熟程度,可能还没足以学习阅读。」

McBride教授是发展心理学家,专门研究不同文化的读写能力发展,其研究范畴之一是中国儿童的读写障碍指标。她发现,快速念名和语素意识这两种认知测试,有助判断儿童是否有读写障碍。快速念名是把一些色块、图片或符号随机排列成行,要求儿童以最快速度一一读出。

快速念名在国外使用已久,语素意识测试则是McBride教授与同僚针对中国儿童设计,专用于了解他们的阅读能力,包括读写障碍。她解释:「中文有许多组合词,中文的语素意识就是以此为基础。难以掌握组合词的儿童,阅读能力会较差。部分原因是他们无法把组合词中的某一语素抽出,再应用于不同的情况。」

所谓语素,是语言中最小的意义单位。例如,在大学这个词中,「大」就是一个语素,在如大陆、大哥等组合词都能找到。语素意识是指对语言中的意义结构的了解和运用。McBride教授开发的语素意识测试,是叫儿童利用语素合成一些古怪的词来形容新事物。她举例:「比如,中文把会飞的机器叫做『飞机』,那么,会跑的机器应该叫什么?『跑机』是正确答案。」精于这种技巧的儿童多半阅读能力良好,这是因为许多中文词都是组合词,而且懂得利用语素组合为新词,是学习阅读和掌握词汇所必需的。

语素意识在香港尤其重要,因为这里不像中国大陆那样,会使用拼音学习普通话,本地通行的广东话没有采用类似的字音编码系统。因此,语音意识并非判断读写能力的最重要指标。McBride教授说,也因为本地没有采用拼音方式,父母的辅导对于幼童读写能力的发展尤其关键。香港儿童通常是以「看字照念」的方法学习中英文字词。McBride教授说:「在香港,如果没有老师或父母先念一遍给你听,你就不会知道某个字应怎样念。所以,父母的帮助很重要。」父母教导子女读写时方法很多。但McBride教授指出,单纯叫儿童一笔一划依样抄写的方法,不大能提高儿童的阅读能力。反而,如果母亲教导儿童写中文字时,注重中文的意义单位,即表意偏旁,那么子女的阅读能力会更好。她说:「比如,许多中文字都是口字旁。如果他们说:『看啊,这个吃字是口字旁的』,这可以帮助子女辨认有相同偏旁的新字,如唱或叫。」

关于协助香港儿童学英文,McBride教授的忠告是:激发动机。「我们学习母语时是为了沟通。我们是有目的的。如果你想吃饼干或者想到户外,你说出来就可以如愿。但在此地学英文像是做功课,谈不上激发孩子任何动机。」


McBride教授建立了网站,为家长和教师提供更多关于教导中文的建议,请按此前往。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