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张俊森谈经济学与社会

张俊森教授

  • 伟伦经济学讲座教授
  • 经济学系系主任
  • 计量经济学会院士

你本念工程,为何攻读硕士学位时转修经济?

因为贫穷,使得我这批人在高考恢复后特别勤奋。我在大学读工科时成绩不错,但发现自己对工程兴趣并不特别大,反而对环境和社会现象的变化很敏感。于是先读工商管理硕士,继而因缘际会在著名经济学家邹至庄教授帮助下,转到加拿大读经济。

为何钟情犯罪、生育、婚姻、教育、性别偏见及养老等社会议题涉及的经济问题?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一本家庭经济学的著作启发了我,让我意识到经济学在解释人类行为方面惊人的力量。很多人以为经济学只教学生赚钱,那是个误解。经济学说的是为达到某个目标,怎样在众多约束之下优化选择。日常大家不管懂不懂经济学理论,都在无形运用经济学,只是没有意识到。

能否举个简单例子,说明怎样以经济学解释人的行为?

就说选择要不要孩子的问题吧。在发展中国家,养儿是为了防老,但在发达社会要保障退休生活有很多方法,那已经不是主因。经济学把生育小孩视作拥有「耐用消费品」,假定及推算出在发达社会,孩子会增加父母的幸福指数。当然这不是说否认社会学、心理学等作用,也不否认孩子是爱情结晶,经济学只是褪去感性的美丽修辞,分析行为的经济实质,尽量以数学或图像表达。

最近获计量经济学会推选为院士,请介绍一下背景。

计量经济学会成立于1930年,是世界最富盛誉的经济学学术组织。我是本年度亚洲区内唯一当选的学者。目前为止,中国还有三位学者曾获此荣衔,分别在清华、北大和上海交大。我是第四个,而且是唯一「土生土长」的─我在加拿大工作了三年半就来了中大,那时还是讲师,一教二十年。今天这份成就虽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但也和中大的学术环境密不可分。

这次当选对于你的教学或研究有什么意义?

鼓励我调整目标。教授在资历较浅时往往从个人角度出发,追求多产、多发表文章。院士是一种荣誉和认可,此后的追求就应提升学术及社会层次。我会集中更多精力于一些更基础的研究。最近开展的一些项目也围绕贫穷、社会不平等、留守儿童、社会流动等社会问题。

是什么驱动你在中大一教二十年?

对学术的热情是最大动力。经济学和商业息息相关,外界有很多诱惑向我们招手,也有其他大学的招揽,但我最后还是选择留下来。我一直很喜欢中大的研究环境。这里自然环境也优美,空气清新,令人留恋。

这些年你不时出任政府的政策顾问,可否分享个中经验?

这方面我有点「爱恨交缠」。在政府服务过数个委员会,包括前策略发展委员会,也担任过政府部门顾问。他们有时会采纳我的建议,例如讨论人口政策时放弃用「香港最优人口数量」这个概念。不过有时也难免气馁,我曾提议仿效美国普遍做法,对社会项目效益进行科学评估,但他们至今仍未跟进。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