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陈林月萍谈大学财政

陈林月萍
大学财务长

四年制课程实施后,对大学的财政是否有影响?

实施四年制后,对于新增的那一年,大学只从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获得相当于正常年度62.5%的经费。所以,整体拨款虽然多了,但摊分计算,学生的平均经费是有所减少。再者,教资会亦在研究拨款中引入更多竞争元素,大学如要竞逐拨款,必须提升研究质素和实力。

去年接任财务长一职,眼前或中期有何新计划?

教资会财务工作小组最近检视了八大院校的财务状况并完成报告,提出了九项建议。它最主要是担心大学会用教资会的资源补助非教资会资助的项目,例如补贴自负盈亏课程。未来六年大学要一一落实它的建议。

中短期我有个心愿,就是希望可以把财务系统下放给各部门。现在部门在自己帐户的花费,须经过一定程序才能登录财务系统,需时至少一个月。如果他们想马上知道自己帐户中最新的收支状况,以决定怎样用钱,那就很不方便。所以如能把财务系统下放,就可以取得实时资讯。

美国大学有很成功的投资模式,是否有值得我们参考之处?

我们有参考美国大学基金的投资模式。我们的投资分A、B、C三组,A组正是参照耶鲁大学的投资模式,我们会把长期不会动用的资金放到这种高回报但风险也较高的基金。B组就交由投资经理放到全面和专项的投资基金,最大笔的是C组,放到存款、债券、固定利率的投资工具。未来若校董会批准,我们会增聘一个「避险基金」的基金经理,总体投资亦会增加。

长远而言,未来大学的财政将面临什么挑战?

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运用财政资源来增加大学的竞争力。我们不应只顾累积盈余却不加运用,而应用得其所,令大学能厚积实力,即罗致教授、多做研究和策略发展。

管理像中文大学这样的高等教育机构的财政,有何独特的地方?

商业机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赚取最大利润,其他不用管太多。但在院校管理财政,就牵涉多方,由政府、立法会、教资会甚至传媒,我们都受他们监察。有那么多利益相关的人士,做每件事都要从多方、多角度的考量。比方说,单是加学费这个议题,学生、公众或传媒的意见,我们都不能忽视。

遇到某些服务的成本上涨,须增加收费时会怎样处理?

会和与事各方多协商,多沟通,希望大家明白大学资源始终有限,增加某项服务的补贴,另一些服务的资源就相对地减少。

由1990年在大学财务处任职至今,谁令你印象最深刻?

有三个人我的印象最深刻。第一位是中大第二任财务长招大维先生。他是很和蔼可亲、待人和善的绅士。我刚加入中大时不过是个会计主任,但他对我很有信心,还让我去英国念硕士。

念完书回来后,正值教资会改变大学拨款模式,中大设立专责小组研究对策,招大维先生就派我去负责新拨款模式事宜。当时廖柏伟教授是专责小组主席,我担任秘书,与廖教授共事机会很多,他对大学的运作非常熟悉,也有丰富行政经验,令我获益良多,他可说是我的恩师。

第三位是前任财务长陈镇荣先生,他是个很有智慧、活力、从容不迫的人,人缘也很好,是很值得学习的楷模。我是得到他的鼓励和支持,才有勇气接任财务长的职位。

快速连结